健康状况和生活方式影响工作记忆,60多岁老人

2019-10-03 22:23 来源:未知

当身体健康状况不佳的时候,你会觉得连脑子都不好使了,这种感觉是正确的。5日在线发表于《分子精神病学》杂志上的一项新研究表明,与工作记忆有关的大脑神经网络在人身体健康状况良好时,会表现得更好,而身体状况不佳或吸烟酗酒,都会影响工作记忆系统的表现。

图片 1

根据罗德岛大学和布朗大学研究人员的一项研究,与大学校园的普遍看法相反,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药物可能无法改善健康学生的认知,实际上可能会损害功能。

工作记忆是对信息进行暂时加工和贮存的记忆系统,在许多复杂的认知活动中起着重要作用。工作记忆能力强大的人,能够让大脑组织同时处理多种想法。他们能更轻松地记住长串的电话号码,也能更有条理地计划下一步行动,从而在工作以及日常活动中更游刃有余。

编译 | 赵亚楠

图片 2

为了解工作记忆与身体健康状况、生活方式选择之间的关系,美国纽约西奈山医学院研究人员对800余名参与者大脑活动情况进行了研究。他们让参与者执行一些涉及工作记忆的任务,同时对这些人的大脑活动进行扫描,创建出大脑工作记忆神经网络图谱,然后使用稀疏典型相关分析法来研究工作记忆脑图与认知能力、生理和心理健康、性格和生活方式选择之间的关系。研究发现,工作记忆脑图的内聚性与较高的体能耐力和更好的认知功能呈正相关,而与非健康身体状态和生活方式呈负相关。也就是说,一个人身体越健康,其工作记忆能力越强;若其肥胖、暴饮暴食、酗酒、吸烟,则工作记忆能力会变差。

来源 | 搜狐健康

研究共同研究人员Lisa Weyandt,心理学教授和URI的George和Anne Ryan神经科学研究所的教员,以及布朗大学行为和社会科学研究助理教授Tara White曾预料到不同的发现。“我们假设Adderall会增强健康学生的认知能力,但相反,药物并没有提高阅读理解能力或流利程度,也影响了工作记忆,”她说。“他们不仅没有从学术上受益,而且还可能对他们的表现产生负面影响。”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关于所谓“研究药物”对没有注意力缺陷多动症的大学生的影响的多地点试点研究,当时使用Adderall,Ritalin和Vyvanse等处方兴奋剂的年轻人相信药物将改善他们的学习成绩。Weyandt和其他人的研究估计,在没有ADHD的美国和欧洲国家,5%到35%的大学生非法使用这些受控物质,从同龄人,朋友或家人那里购买或接收这些物质。

研究人员指出,工作记忆是大脑中易受到生理和心理疾病严重影响的一种功能,新研究发现了支持或破坏工作记忆大脑网络的因素,这对于人们更好地保持和促进大脑健康十分重要。若想头脑灵活,让自己游刃有余地工作,那就远离不良生活方式,保持身心健康。

朋友圈晒步数越来越流行,不少老年人觉得新鲜,也加入这个行列,甚至为了争排名每天必须走够一万步。其实,步数并不是越多越好,每天只需要4000步,就对健康有极大的好处。近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最新研究显示:60岁以上的老人,每天只需走4000步,就能提高注意力和智力。

上个月在Pharmacy杂志上发表的这项新研究的结果表明,标准的30毫克剂量的Adderall确实提高了注意力和注意力

4000步可增加海马区厚度

  • 这是兴奋剂的典型结果 -

    但这种效果未能转化为更好的电池性能测量短期记忆,阅读理解和流畅性的神经认知任务。Weyandt有一个关于为什么工作记忆会受到药物不利影响的理论。脑扫描研究表明,患有ADHD的人通常在控制执行功能的大脑区域具有较少的神经活动

    工作记忆,注意力,自我控制。对于患有ADHD的人,Adderall和类似药物可以增加这些地区的活动,并使其功能正常化。“如果你的大脑在这些地区正常运作,药物不太可能对认知产生积极影响,而且实际上会损害认知。换句话说,你需要有缺陷才能从药物中受益,”Weyandt说。

当大脑难以推理和处理记忆时,会发生认知衰退。通过神经影像学方法,测量脑体积和脑厚度是量化大脑健康程度的两种方式。

该研究的参与者还报告了他们对药物的感知效果及其对情绪的影响,学生在服用Adderall时报告其情绪显着升高。与对认知的小的混合效应相比,该药物对情绪和身体反应有更大的影响,增加了积极情绪,药物效应的情绪评级,心率和血压。“这些是精神兴奋剂的经典效果,”怀特说。“我们认为这些对积极情绪和心血管活动的影响,在认知影响小或负方向的同一个人身上很重要。这表明这些药物的认知和情绪影响是分开的。你怎么样根据药物的感觉并不一定意味着认知有所改善;可以减少,如在没有注意力缺陷多动症的年轻人中所见。预计药物的物理效应,如心率和血压升高,并强调与认知的差异。“他们正在受到生理影响,但似乎没有增强他们的神经认知,”Weyandt说。然而,她强调,这些研究结果是基于一项试点研究,需要与大量学生的大样本一起复制。

在为期两年的研究中,研究人员招募了29名年龄在60岁以上的老年人,这些老年人均有记忆问题。研究参与者分为两组:一组每天走4000多步,另一组走路较少。研究人员使用加速度计跟踪老人们的体能活动,并记录他们每天的步数。同时通过一系列神经心理测试和MRI扫描来评估老人人大脑的健康程度。

研究人员招募了两所大学的学生,消除了服用多动症药物或其他药物的人。经过严格的健康检查,13名学生参加了布朗怀特实验室和波塔基特纪念医院的两个五小时课程。在双盲研究中,研究人员和参与者都不知道谁接受安慰剂,谁接受研究药物,每个学生在一次会议中接受Adderall,在另一次会议中接受安慰剂。这使研究人员能够看到药物与安慰剂对个体和整个群体的影响。考虑到该研究的重要和意外结果,Weyandt和White计划申请联邦资助,继续与更多的健康大学生一起进行研究。这项研究得到了罗德岛神经科学合作社,布朗脑科学研究所,乔治和安妮瑞安神经科学研究所以及罗德岛医院诺曼王子神经科学研究所以及国家研究所内部的资助。卫生与国家科学基金会。

研究发现:相比步行不到4000步的,每天步行超过4000步的人大脑中海马区及周围区域更厚。

海马区越厚,认知能力越强

该研究的第一作者,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神经科学与人类行为研究所的生物统计学家Prabha Siddarth表示:海马区是大脑深处的一个小的记忆关键区域。海马区的体积大小与体力活动能力和认知能力高度相关。

海马区更厚,说明大脑在集中注意力、信息处理和执行功能方面有更出色的表现,这有助于提高人们制定计划和达成目标的智力技能。如果大脑结构更薄,人就会有较低的体力活动能力和较低的认知功能。

Prabha Siddarth表示:脑厚度是一个比体积更敏感的测量方法,它可以比容量更早地追踪大脑的细微变化,并且可以独立的预测认知,所以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大量研究已经证明:身体活动对于预防老年人的认知衰退和痴呆是重要的。但很少有研究关注体育锻炼如何影响大脑结构的厚度。该研究很好的证明了老年人运动和注意力和智力之间的关系。

未来的研究团队将在更长的时间内跟踪参与者,以更好地了解海马体变厚的原因。

老年人运动别过量

老年人各器官功能下降,尤其肌肉有所萎缩,肌肉力量明显减退,如果过度运动会导致运动损伤。尤其走路不必追求一万步,以免造成膝盖软骨损伤严重,引起膝盖疼痛。

运动的时候,老人步子不宜过快,一分钟最好不超过60步,步幅一般不超过60厘米,走路时,首先是足跟着地,接着是足的外侧着地,然后依次是最外侧趾骨头、中间趾骨头、内侧趾骨头和大脚趾。

在运动时间上,老年人每周进行3次,每次20分钟—30分钟即可。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威尼斯科技,转载请注明出处:健康状况和生活方式影响工作记忆,60多岁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