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极地科考,号中国科考队53名队员取道智利回

2019-08-17 16:51 来源:未知

图片 1
离站队员与站长孙云龙(左二)

体验极地科考

图片 2

“雪龙”号中国科考队53名队员取道智利回国

  来自国家测绘局消息,2月20日,包括黑龙江测绘局王连仲、孙微在内的中国第24次南极科考队长城站首批11名度夏队员离开长城站踏上返程回国之路。

图片 3

企鹅岛

新华社圣地亚哥1月29日电“雪龙”号极地考察船在执行中国第35次南极考察任务期间与冰山碰撞后,船上53名科考队员29日从中国长城站搭乘包机撤离南极,取道智利回国。

  据站上气象资料显示,2007年冬季以来的大雪,是长城站建站24年来最大的一年,至今菲尔德斯半岛裸露地区近三分之一的积雪没有融化,恶劣的天气条件给航摄工作增加了很大难度。测绘科考队员抢抓时间,在2月9日雪龙船离开长城站之前完成了长城站及周边地区约200平方公里航空摄影任务,这些成果将填补南极科考所需“4D”产品的空白。

1.无人机航拍长城站站区

图片 4

中国驻智利大使徐步说,使馆成立了“雪龙”号科考队员应急撤离小组,于27日派出3名工作人员赴智利最南端城市蓬塔阿雷纳斯。他们于29日搭乘包机飞赴长城站,将53名科考队员接到蓬塔阿雷纳斯。

  据悉,长城站第二批度夏队员将于4月份返程,剩下19名队员将作为越冬队员继续留在长城站开展科考工作。

图片 5

无人机航拍南极长城站站区

飞赴长城站的中国驻智利大使馆经商参赞刘如涛说,由于这53名科考队员没有智利签证,使馆的应急撤离小组第一时间与智利外交部沟通协调,最终智方为科考队员们提供了为期10天的入境签证。他们将于30日凌晨分批搭乘商业航班,取道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回国。

图片 6

图片 7

本次南极考察期间,“雪龙”号于1月19日在南极阿蒙森海密集冰区航行时,受浓雾影响与冰山碰撞,船艏桅杆及部分舷墙受损,无人员受伤,压载水舱、油舱、主机及其他船舶动力设备、通信导航设备运行正常。

图片 8

南极石耳

中国驻智利大使馆南极事务主管张洁介绍,“雪龙”号于当地时间24日抵达南极长城站附近海域。26日,中国船级社高级验船师登船进行现场勘查和检验,28日签发了《特殊用途船舶安全证书》。目前“雪龙”号航行正常。29日,“雪龙”号离开长城站,继续执行南极考察任务,计划赴南极中山站接上度夏考察队员后返航回国,预计3月中旬回到上海。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南极松萝

6.出小艇需要穿厚重的防水服

图片 12

图片 13

北极石黄衣

近日,在微生物所真菌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中国科学报》记者见到了这位活泼开朗的姑娘,听她回忆自己的第一次极地科考:“马上就要抵达长城站时,虽然身体有点疲惫,但内心却无比激动。”

图片 14

长城站建于1985年2月20日,位于西南极洲的乔治王岛南部菲尔德斯半岛,年平均气温-2.5℃,最低气温-27.7℃,最高气温9.8℃,距北京 17502千米。乔治王岛具有亚南极区典型的复杂多变的气候环境特征,其陆地植被种类简单,开花植物仅有两种,而地衣却有350种以上。生态环境和生物群 落对区域性或全球性气候环境变化具有敏感性,是开展南极生态环境动力研究和监测生态环境变化的理想场所。

北极采样小分队

南极长城站是我国在南极建立的第一个科学考察站。目前,长城站每年有十几名留守的越冬考察队员,王延延此行是作为中国第32次南极科学考察的度夏队员,主 要工作是采集南极的地衣样本。“按照计划,我在长城站停留一个月的时间,但实际工作时间还得视天气情况来安排”。

图片 15

在长城站,王延延第一次见到搁浅的鲸鱼海冰和看海的企鹅,也遭遇了南极恶劣的气候,让她打心底佩服越冬队员在危险的环境下坚守岗位。“好不容易盼来适宜科考的好天气,我会和其他度夏队员结伴沿着固定区域进行地衣采样”。

北极出小艇需要穿厚重的防水服

乔治王岛上分布着100种左右的地衣。当夏季地面冰雪消融后,便可看到陆地的大部分区域都被两种枝状绿色地衣——簇花松萝和南极松萝所覆盖。而在海边的岩石上,则密密麻麻地分布着多种壳状地衣。

2016年1月5日,对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王延延来说是一个难忘的日子,经历了11小时和16小时的两段长途飞行后,她即将踏上南极长城站。

王延延告诉记者,南极的地衣有的可以长达50厘米以上,但它们每年的生长速度却基本都在0.1毫米以下,很多壳状地衣连0.01毫米的年生长速度都达不 到。因此,南极地衣很可能是地球上仍保持生命活动的最古老的生物,它们可以用来估算冰川的年龄,还可以用于推断全球气候变化对环境的影响。白天采样结束 后,王延延回到站里进行菌藻分离,收集好样品带回北京留做基因分析。

近日,在微生物所真菌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中国科学报》记者见到了这位活泼开朗的姑娘,听她回忆自己的第一次极地科考:“马上就要抵达长城站时,虽然身体有点疲惫,但内心却无比激动。”

“因为天气原因,实际采样只有十几天,不知不觉离别的日子就到了。”王延延感叹道。离开的那天,王延延看到了南极美丽的日出,却因为云雾的缭绕,起飞时间 一再延迟。“虽然我们来回的时间都是严格安排好的,但天气却不可控,可能天公也希望我们在这片土地上多停留一些时间。”结果就是本该团聚的除夕夜,王延延 还在法国转机。

长城站建于1985年2月20日,位于西南极洲的乔治王岛南部菲尔德斯半岛,年平均气温-2.5℃,最低气温-27.7℃,最高气温9.8℃,距北京17502千米。乔治王岛具有亚南极区典型的复杂多变的气候环境特征,其陆地植被种类简单,开花植物仅有两种,而地衣却有350种以上。生态环境和生物群落对区域性或全球性气候环境变化具有敏感性,是开展南极生态环境动力研究和监测生态环境变化的理想场所。

8月3日,王延延再次踏上极地科考的征程,她此行的身份是北极黄河站2016年科学考察越夏队员。北极黄河站是我国首个北极科考站,成立于2004年7月28日,也是我国继南极长城站、中山站两站后的第三座极地科考站。

南极长城站是我国在南极建立的第一个科学考察站。目前,长城站每年有十几名留守的越冬考察队员,王延延此行是作为中国第32次南极科学考察的度夏队员,主要工作是采集南极的地衣样本。“按照计划,我在长城站停留一个月的时间,但实际工作时间还得视天气情况来安排”。

在南极不同国家的科考站可能隔着一座海湾,而在北极斯瓦尔巴德群岛有一座科考城,专门用来接待各国的科学考察队。她说:“在南极我们最近的邻居是智利站,在北极就像一个小型联合国,出门会遇到各国科考队员。”

在长城站,王延延第一次见到搁浅的鲸鱼海冰和看海的企鹅,也遭遇了南极恶劣的气候,让她打心底佩服越冬队员在危险的环境下坚守岗位。“好不容易盼来适宜科考的好天气,我会和其他度夏队员结伴沿着固定区域进行地衣采样”。

不同于南极科考可以驾车和步行抵达目的地,北极科考队员的主要交通工具是小艇,因此科考需要根据风浪大小来安排。“此外,北极熊也是一大潜在的危险”。王 延延印象很深刻,自己刚到北极第一件事居然是学会如何使用来福枪,“我们出门都要求扛着枪,主要就是为了防范北极熊。科考城是由挪威王湾公司统一管理,管 理方要求每间屋子都不锁门,也是为了方便大家进入房间躲避北极熊攻击”。只有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才可以更好地开展工作。

乔治王岛上分布着100种左右的地衣。当夏季地面冰雪消融后,便可看到陆地的大部分区域都被两种枝状绿色地衣——簇花松萝和南极松萝所覆盖。而在海边的岩石上,则密密麻麻地分布着多种壳状地衣。

北极最有特色的地衣是北极石耳。王延延所在的黄河站虽然只有十几人,但每天还可以和来自各个国家的科考队员进行交流,这也成为她在采样之余的另一种重要学习。

王延延告诉记者,南极的地衣有的可以长达50厘米以上,但它们每年的生长速度却基本都在0.1毫米以下,很多壳状地衣连0.01毫米的年生长速度都达不到。因此,南极地衣很可能是地球上仍保持生命活动的最古老的生物,它们可以用来估算冰川的年龄,还可以用于推断全球气候变化对环境的影响。白天采样结束后,王延延回到站里进行菌藻分离,收集好样品带回北京留做基因分析。

“虽然参加工作时间不长,但很有幸在一年内参加了南北极两次极地科考。”王延延总结自己的极地科考时说,“南极长城站就像一个大家庭,科考队员不分职位和 身份,大家的相处似亲人般融洽;北极黄河站则是小小联合国的一员,在和国际同行交流的时候,我们也深切感受到祖国的强大,并很乐意为之贡献自己的一份力 量。”

“因为天气原因,实际采样只有十几天,不知不觉离别的日子就到了。”王延延感叹道。离开的那天,王延延看到了南极美丽的日出,却因为云雾的缭绕,起飞时间一再延迟。“虽然我们来回的时间都是严格安排好的,但天气却不可控,可能天公也希望我们在这片土地上多停留一些时间。”结果就是本该团聚的除夕夜,王延延还在法国转机。

8月3日,王延延再次踏上极地科考的征程,她此行的身份是北极黄河站2016年科学考察越夏队员。北极黄河站是我国首个北极科考站,成立于2004年7月28日,也是我国继南极长城站、中山站两站后的第三座极地科考站。

在南极不同国家的科考站可能隔着一座海湾,而在北极斯瓦尔巴德群岛有一座科考城,专门用来接待各国的科学考察队。她说:“在南极我们最近的邻居是智利站,在北极就像一个小型联合国,出门会遇到各国科考队员。”

不同于南极科考可以驾车和步行抵达目的地,北极科考队员的主要交通工具是小艇,因此科考需要根据风浪大小来安排。“此外,北极熊也是一大潜在的危险”。王延延印象很深刻,自己刚到北极第一件事居然是学会如何使用来福枪,“我们出门都要求扛着枪,主要就是为了防范北极熊。科考城是由挪威王湾公司统一管理,管理方要求每间屋子都不锁门,也是为了方便大家进入房间躲避北极熊攻击”。只有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才可以更好地开展工作。

北极最有特色的地衣是北极石耳。王延延所在的黄河站虽然只有十几人,但每天还可以和来自各个国家的科考队员进行交流,这也成为她在采样之余的另一种重要学习。

“虽然参加工作时间不长,但很有幸在一年内参加了南北极两次极地科考。”王延延总结自己的极地科考时说,“南极长城站就像一个大家庭,科考队员不分职位和身份,大家的相处似亲人般融洽;北极黄河站则是小小联合国的一员,在和国际同行交流的时候,我们也深切感受到祖国的强大,并很乐意为之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 2016-11-21 第6版 院所)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威尼斯体育,转载请注明出处:体验极地科考,号中国科考队53名队员取道智利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