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留在最后的悬念,暴力美学

2019-07-30 19:34 来源:未知

有别于速食美剧,HANNIBAL情节展开得缓慢,沉闷而阴郁,以致于前六集的剧评大部份都围绕着似“基情”在调侃着。看似毫无关联七零八落的案子,甚至重口味观众所期待的暴力美学都展现得相当节制,只时不时地拿些片段吊着观众的胃口同时留着众多悬念待解,其中被讨论得最多的当属天使之翼,到底凶手怎么能切割到自已的后背然后把自已吊上去的?没有解答,几乎所有人都把这怀疑指向了博士,却始终没有获得真正意义上的解答……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学习委员王小胖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不过整部剧还是有很赞的地方,那就是拍摄手法了。那些画面不是单纯的血腥而已,而是升华成为了一种艺术。这里并非表扬凶手变态的举动,而是惊叹于编剧/作家对于死亡的表现手法。观众看到的竟然不是一堆番茄酱和曝露在尸体外血淋淋的内脏,而是经过一番苦死设计出的“作品”。杀戮不再只是一种暴力的手段,而是如诗如画的唯美。它诉说着一段故事,Will则是那个转述者,读诗读画读艺术家背后的故事。

现在这部剧反其道而行,小威只是变得更加神经质更脆弱,而博士从一句"tasteless"开始关注他,帮助他破案,关心他的心智。好像极渴望给自己培养出一个「知心朋友」或者「灵魂伴侣」(which对于canon的博士来说是根本不需要的东西)。这已经不是OOC的问题,是本质上极度崩坏——我简直无法从一个变态的角度读懂这部剧里的博士!当影史上最迷人的变态失去其变态的精华时,这个变态也就没那么迷人了,以这个迷人变态为核心的剧集自然也就失去了吸引力。

从第七集开始这火花一发而不可收拾,编导们迫不及待地将用尽手段藏着掖着的重口味纷呈了出来,就像开胃菜后的主菜,一出出层次分明,一层一层让人目不暇接。我猜着导演应该也因此而兴奋不已吧,观众被迫压制住的感观刺激在这一集起被引爆。当看到Chilton被Gideon开膛破肚并让他自已活着捧着自已那些内脏时,不得不说我被刺激得肾上腺素激增,内脏似乎也绞在了一起,这对于已习惯了各种重口味的我而言是件很兴奋的事。尽管Gideon最后毫不精彩地死在了被Hannibal高超唆使的Will枪下。这是Will第二次杀人。

文前注:这只是一篇观后感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中午刚刚吃完红烧肉的我轻抚肥肚腩,打了一个香气十足的饱嗝准备小憩一下。就在我头快要接触到桌面的那一秒钟,班上的“重口味小仙女走了过来”。“你看那个《汉尼拔》了吗?”一句不负责任的问题和一颗瞎好奇的心加上一双比脑子反应还快的手,闹得我差点把中午的12块钱套餐全都倾泻出来。我是多么希望当时能过过脑子,想想“重口仙女”的推荐能不能饭后看。不管怎么说,这就是我与《汉尼拔》的第一次照面。当时一口气看完了三季,虽是胆战心惊,恶心不已,却有一份不易察觉的快感。 当时吸引我的大概是这部剧的猎奇,重口——以食人案为背景和线索,赋予主角一种“共情”的类超能力。那个时候腐还不是英美剧的一大卖点,对于主角之间这种暧昧的关系,当时年幼无知的我也没多想。放在现在,就凭这一点似腐非腐的情感就能吸引一票的观众吧。 其实说实话,在猎奇和重口的背后,麦叔的优雅,冷血而又高智商的设定确实也是吸引人的一部分。但是这些和猎奇和重口一样,都是剧的外包装,对核心只起到一个遮掩的作用。这一点是我在现在二刷才发现的。 这部剧(第一季)真正讲了什么?我觉得,《汉尼拔》讲述的,是一个高智商精神异常罪犯的游戏过程。要解释这一点,我们就要分成几块来说一说。 首先就来说说最吸引眼球的——食人这一点。Abigail的爸爸(后称阿爸)食人,是因为他对女儿深深地爱。A马上就要离开家,阿爸想要把她留在身边。用什么方法呢?就是把她杀死吃掉,为此阿爸找了许多女孩来试手。阿爸的行为其实颇有宗教的意味,他认为吃下这个人就是把她化成自己的一部分,这个理由也是食人在诸多宗教活动中出现的原因。(赵炳林《食人”及其人类学解读》)但是Hannibal食人,则完全是一种游戏中获胜者的宣誓。尤其是他将这些人肉做成食物给Jack、Will等人吃的时候,更是一种高级嘲笑。对于他来说,餐桌也是一块游戏桌。通过给朋友们,对手们吃人肉的方式,他宣布着自己智商层面的胜利。 其次Hannibal对身边人的控制,也是一种游戏过程。首先是Hannibal对Jack,其控制的方法就是掌握他婚姻的秘密。明里邀请Jack的妻子来吃饭,暗中则是观察他们关系的裂缝,寻找可利用的点。在使Jack和妻子互相原谅对方的同时,也增加了自己在Jack心中的分量。J可能是一个好的FBI探员,但是论心理学的博弈,他明显不是品尝人肉时候眼前这位衣冠禽兽的对手。 最精彩的部分应当说是Hannibal和Will两人心理上的斗争。虽然表面上,Will看起来这一季一直处在被Hannibal吊打的程度。但是事实上,这件事情的进程却非常复杂。 为什么Will在以前处理案子的时候并没有进入病态而处理完A的案子就深陷其中了呢?对于共情能力本身来说,它就像一把双刃剑。因为在与犯人共情的同时,Will心中会产生一个和犯人相似的人格。为了不影响正常生活,W在参与完案件之后必须从案子中走出来,或是用忘记,或是用把新生人格隐藏起来等等的方法。但是A的案子,由于A的存活,W是无法完全隐藏或忘记当时的人格的。A就像是一种记忆唤醒器,让W永远走不出那个特定的案子。因为从某种程度上,A就是其父亲的一个延续,从E03中父女二人打猎时候的交流的剧情就能看出来。而聪明的H知道,或是说一眼就看出来这种共情能力的缺陷。在E04中,他暗示W,自己和W要对Abigail负起责任来,本质就是想用这个有着悲惨遭遇的女孩把Will困住。H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其实后面几季有说)让W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并让W逐步相信自己就要被多重人格毁灭(燃烧的天使那一集的结尾)。同时,他也多次暗示Abigail,自己以后就是他的父亲(E04煎蛋的情节),为的就是加固这层心牢。 让Will作茧自缚之后,Hannibal还要在人群中孤立他。他挑拨Jack和Will的关系,在本就占有Jack信任的基础上,H使神经兮兮的Will很快就被怀疑起来。这样一来,Will就更加需要Hannibal。不过这时候,H对W暧昧的感情也显露出来,他关切地照顾W,反对J让W返回现场。对此,我倒是理解为一种占有欲——H在大喊:这是我的玩具,你们都别给我玩坏了! 但是Will毕竟也不是盖的,在精神每况愈下的情形中,他还是一点一点摸到H的蛛丝马迹。这又不能不说到H和剧中这么多起案件中犯人的关系。 Hannibal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他的骄傲。他在模仿这些变态杀人犯的行为中,发出了一种挑衅的信号。偏激一点说,他不容许有人比他还要变态。模仿也是一种游戏,通过炫耀自己的作品,他还是想表达一种智商上的胜利。但正所谓不作不死,言多必失,他的骄傲让他露出了马脚。Will入狱之时已经明白了H的一切心思,作为心理学大拿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第二季,一定会是H和W之间的直接对抗。(假装没看) 鹿的意象,应该是H在W心中的阴影。看不清别人脸的女人在W的梦中,先是被鹿角刺杀,继而又燃起了大火。这无疑是一种串联和暗示。 这么看,在第一季中,H玩的很嗨,并且好像掌握了全局。但是W还没有发力,好戏远远没有到来。 剧中几个女配角的形象也颇有趣。Dr. Bloom是一种母性的角色,她应该会在后面帮助W更多。Freddi Lorous 的服装一直是以红色为主基调,头发也是卷卷的,有点像美杜莎的样子,应该是颇具攻击性的。记得前几集有一个镜头是她拿着加过奶的茶,杯子里的茶水渐渐混乱,应该是暗示着,她的加入会让整个局势更加扑朔迷离。而H的心理治疗师,她好像已经知道了H的秘密,且看后面她怎么发挥吧。 第一季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游戏过程,虽没有那么周密,但也不至于被说成“神棍剧”。倒是让人有点对后面的故事发展充满期待呢。

其实挺好奇怎么会选这大叔当Hannibal Lector,一脸变态的样子,冷冰冰的双眼和不屑的笑容……这种人当心理医生,我一定什么都不告诉他,一点亲和力也没有,更别说高智商罪犯特有的charming,这大叔真的只是表现出了变态的那一面。枉费Will的演技那么好,无论是心灵脆弱还是怒急攻心时的power都表现得可圈可点,太可惜了!!

说到Dr. Lecter,相信专题研究材料不少。他在SK中之所以能脱颖而出,在于他的「自我选择」属性。不是有什么幻觉不是有哪一种强迫症为了达成哪种目的,他知道自己是「社会规范中所定义的变态」而在他看来这一定位的另一种说法是「超人」不用遵行低一级别生物的社会规则,就像人类不会依猴子的社群习性生活。他吃人也跟人吃猪一样——吃比自己低级的东西天经地义。在博士看来,这个世界是堕落的败坏的虚伪的,这个世界里的人多数粗野无礼愚蠢,跟猪猡是没有两样。这群猪猡设定了法律建立了暴力机构以保护自己,可是在生物等级上比这群猪猡高一个level不止的博士才不需要在意。

第13集将是第一季的终集,我迫不及待,我想知道Abigail将死在这一季吗?她做为有别于Will,博士的另一个试验品,会这么轻易就终结了吗?尽管在第12集中这答案几乎是显而易见的,但我仍不由地期待至少会些主线之外的火花闪耀一下,也不枉她贯穿了这么多集。

就连角色们的情绪和思绪表露也是一绝。本剧有相当多在描述脑海中的画面,各种不同的意象、镜头的远近快慢都提出了整个味儿,太牛了真是!

红龙和野牛比尔都跟博士有关联,除了剧情需要之外,这两个故事也都是关于「借由女人蜕变」。得到眼盲女友的爱之后,红龙几乎已经成功了,这其实是后来博士「变身」的铺垫(所以电影版的结局不能忍)。

我实在不想将剧版与影版进行对比,剧本不同,媒介不同,影版由于时长的要求被浓缩,Hopkins做为第一演绎人不可否认是经典的。但剧版则在横向与纵向都有着更大的空间可以对故事慢慢叙述。MDS不论在外型还是演技都完全抓人,而我很难想像用13集的时间看Hopkins细细道来,甚至将会追下一个甚至下二个,下三个13集。男色时代,不可否认,MDS能做到。他具有了北欧人特有的阴郁的气质,魁伟的身材,这一切都太迷人了!不少人都是一开始感觉他长得怪异但到后来越来越不可自拔地陷在了他独特的魅力中。他炉火纯青的演技是无可否认的,而外表的加持在漫长的追剧中则显得如此地不可或缺。

情节不算非常精彩,至少从逻辑上来说,很多细节其实都不太合理或交代不完整。更别说主角之间那隔靴搔痒的刺探、黑白之间暧昧不明的斗争,感觉就是缺了了什么。每每要到高潮时,就突然给它结束了,看了真不舒服。

馒头和Hannibal的关系第一季就被拎出来了。Lisbon之Saint Teressa属性堪比Clarice,RJ除了跟红龙一样Red之外也有一个盲女情人……馒头也有一集致敬Hannibal(比本剧致敬得高明多了)。这么说起来,馒头叔是小威,Lisbon是小克,呃,就这种同人关系都比本剧显得合理啊有木有!所谓同人用梗,一捏他就知道有没有吃到美味的内脏。

我想,结束完悬在心里的第13集后,第二季的等待将变得十分难熬。编导们实在是坏心眼,听说第二季要等到2014的夏季,那将是足足一年的等待啊……,这叫我情何以堪!

希望还有第三季啊~~

本剧第六集就动用了红龙和羔羊的精华篇可见真是病急下重药。这集里很明确地表示「我们来把小威和小克换个位」,可是前面用了五集塑造起的人物及之间的关系不能就此逆转,所以就算通过fanon杀死小克,也解决不了核心矛盾。另外更要命的就是,电影里最华彩的部分被放到剧集里一致敬,居然每个场景都拍得荒腔走板各种滑稽好笑……导演真是端的有水平!

剧集刻意回避了对博士杀人的血腥描述,却用大量的篇幅突出了他用取出的内脏不动声色地在古典音乐为背景的现代厨房环境中优雅地制作美食,并用这些招待着“客人”。这与其他精神变态的血腥杀戮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了,博士在一群精神病中显得那么地与众不同,没有也不会有人将他与一般意义上的精神病定义在一起。这真是有意思!

看完两季的汉尼拔,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

以romance来说同人作者最重大的挑战无非就是「拆官配凑西皮」。本来相爱相杀是「萌点恒久远」的不褪热门桥段,问题就出在原作的官配本身就已经相爱相杀暧昧激荡深入人心,要top之就必须OOC。要两个都OOC就干脆别写同人了,要一个OOC的话选谁呢?合理的选择是小威——原因显而易见的:片名叫汉尼拔不叫Will,谢谢。但是本剧偏偏要博士OOC。于是我就勒个去了!!!

写在第13集之前,我迫切地想知道,博士在第一季中就将被浮出水面吗?一方面我希望他像尘埃落定一样地被抓到,另一方面却又希望他仍旧这么潜伏着做着Hannibal,啊~vnsr威尼斯城官网,~,我似乎也开始精神分裂了。而Will将何去何从呢?像原著所写的那样完全被毁了,还是编剧想为他改变下人生的轨道?看到他拿枪指着博士的剧透,对他,我也矛盾了!

此前很挣扎了一下,因为Hopkins那个版本非但根深蒂固,而且跟我有内在的connection,转而去看同人肯定会不适应(类似于死忠Holmes迷们看到三集片后都以头抢地)。末了实在抵挡不了新欢Mads叔宽肩长腿细腰里系着围裙下厨房的剧照,死去看了。

我从头到尾都没觉出他与Will所谓的“基情”,在我看来,Will更像是他在某一时间段所到手的喜爱的玩具。他在断案时所体现出来的准确重构罪犯的心理与行动轨迹的特质,在博士看来相当有精神变异的可塑性,他开始研究、操控、诱变,最后的阶段应该就是要毁灭他(它)。看着Will从排斥他到一步步地迎向他,再一边随着他的指尖跳舞,一边还引他为知已。我在屏幕之外几乎都能感觉到博士的那种得意与满足——是的,满足。有什么比看着玩具被自已随心所欲地操控来得更满足的?!就像你我能自如地操控自已的玩具或宠物听从自已的命令一样。

那romance就romance吧,也是喜闻乐见的。

于我个人看来,这一切的铺垫都是值得的。第七集就像是在前六集所织成的导火线上闪出的第一缕火花,Hannibal完全异于那些犯罪分子的特质只通过这一集就轻易被人所认知所意识到,他那复杂的人格更是让人在理智上排斥着却又在情感上被深深吸引着:优雅博学却内在残忍,和蔼亲切却实际孤癖冷酷。与那些单纯意义上的精神病,变态已经毫无异议地拉开了差距,超出了一般的认知范围。无论对于罪犯还是正常人,他更像是以上帝自居,把人类当作低等动物随时掠食着,他在这其间feel the power.

然后食人博士遇到了FBI实习生Clarice Starling,全名非常有「清洗」意味的小镇姑娘,另外一种形式的「超人」。她把那些「待宰的猪猡」看成「待救的羔羊」不惜自我牺牲去拯救,虽然天真但那是神性。只要得到她……只有得到她,才能得到救赎。所以打从那个羔羊的故事开始,博士就对小克各种浪漫有爱,为她画像给她写信,甚至飞越半个地球去看她跑步。

那些被他指使受他调教的低级SK恰是「猪猡」们心智低下的实证,他玩弄塑造指引他们如同上帝引导造物。当然偶尔也会有一两个比较像样的家伙,聪明有礼真诚,在这个猪猡的世界里独善其身安静地存在着。这些人有博士的喜爱甚至尊重,跟一般人类对虎鲸的感情差不多。

大概看不出两集就知道这剧为神马收视不理想了——我这个年龄层及以上的群体多数对电影三部曲记忆犹新,就算自我做好心理调整不把此剧集当成惊悚探案片看吧,难免预先默认这是个「同人」作品。即是说可以穿越,可以微调,但是人物不能太OOC,情节不能太颠覆。

原著里的这段相杀本身是没有爱的。若要从中创造出爱来,就务必要使小威具有Clarice那样的「神性」——他应该要为了拯救危急的受害者们,毫无顾忌地各种越线踩界地潜入到各种SK的心灵中。虽然这种「模拟」只限于同步他们的思考逻辑,并不受控于他们扭曲阴暗的感情,却仍然令人倍感恐惧煎熬,而小威应该以「救人」之心独自苦扛。博士在一旁冷眼旁观,偶尔煽风点火,等他几时「堕落」而小威偏偏百折不堕(Clarice用了七年时间来证明自己是一只「俯冲到地」的鹞子)。于是就换成博士各种暗中出手相救保他周全,最后终于折在他手里……这样小威是OOC了,但博士保住了。

目前看这个剧的主要动机就只剩麦叔的时装秀了。

Clarice跟盲女不同的是:她完全知道Hannibal是怎样的人都干过些什么。所以救下她之后,博士想把她洗脑,让她变成自己妹妹的记忆与灵魂容器——他作为人类最后的爱。如果博士成功了,就等于说在精神上消灭了小克。可是他不可能再变回普通人,过去发生的事也不会就此抹去,毁灭「神」之一端并不意味着就同时消去了「魔」性。所幸小克没有如盲女一般「被摧毁」。最后她把乳房给博士,愿以Clarice的记忆和精神去爱他,成就了「圣母图」。博士终于被补完,从此可以得到平静。

第一个问题就是,在「同人」下属的各种选项中,本剧选择的显然不是adventure或者thriller,而是romance。不然简直无法解释前几集的不紧不慢的节奏和胡乱搪塞的案件——前几集的侧写之唬烂让人不能直视!Will之神通直超过CM的Morgan甚至The inside的小美女,可是只有一头热。各案犯的MO、心理动机、拯救受害者的迫切性一概全无,侦破过程更是霸王硬上弓毫无情趣可言。「破案」摆到明就只有个噱头,纯粹为了给两位男主角的基情服务。一般不AU的romance同人都是这个套路——所谓「一般」即指「不高明」。
即使不似CM一般以案件为核心,多少也应该带出点「恐怖」的气氛,毕竟男主角一号是个神经衰弱,男主角二号是个SK,一则不把情调炒得紧张刺激些观众也不了戏,二则假使不能对已出场的SK做出合理的侧写,并通过此等侧写有效地侦破案件,小威和博士的个性、智能和形象也显不出来,人物塑造太生硬。

馒头季终,被诱去看《汉尼拔》。

相比之下,比Clarice要更为聪明机智的小威,因为缺少这种「强大的神性」,被博士定义为「跟我一样的人」。使用「移情模拟」是一种天赋与后天环境配合作用得到的罕见能力,FBI依仗小威这种功能破案,而后者却厌恶回避自己的这个能力,视之为「黑暗面」。是以博士对于「弄坏」他非常幸灾乐祸——小威不在博士的「猪猡」食谱里因他是同类,而身为博士同类的小威却憎恨并刻意压制真实的自己,这是对猪猡们的妥协和驯从,既然他觉得真我如此「丑陋」,那就叫世人都看看他究竟有多丑,跟Mason Verger一个待遇。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威尼斯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被留在最后的悬念,暴力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