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一笑很倾城影评,它做对了什么

2019-08-20 15:47 来源:未知

一如既往 万事胜意。

顾漫的小说总是给人一种暖暖的感觉,没有狗血的结局,没有悲情的恋情,没有凄惨的三角恋......在如今的社会,我们总需要些温暖人心的东西,不需要很真实。
电视剧严格按照小说剧情来拍摄,给了我们这些小说迷一种安慰。在评论这部电视剧,有些人是根据选角来评论,有些是根据剧情来评论,有些是根据感觉来评论。
根据选角来评论的: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肖奈和贝微微,而电视剧只有唯一的肖奈和贝微微,所以总有人会失望,总有欢喜。根据剧情来说的话:该片本来属于青春偶像剧,它不是纪实片,不是文艺片,从剧情的角度来说,肯定没有那么严谨、真实、陶冶情操,所以我们就把它当成一种暂时脱离现实的疗养片来看就行了,有一时的感动就足够。至于从感觉来评论:我觉得绝大部分人都是冲着感觉去看的,一个是青春的悸动,一个是少时的回忆,一个是年幼幻想的重顾。
若非的从演技来说的话,当我知道贝微微是郑爽演的时候,我就害怕,她会搞砸这部戏,但是这几天看上去,似乎郑爽成熟了许多,在有些感情上表达的还不错,但是她的刻意的微笑有点太假,其实她要是冷冷的,没有表情的话,好像更入戏点。不过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演技相比以前进步了好多。
杨洋总是帅帅的,第一次看他演戏的时候没什么感觉,但是知道他要演这部电视剧的时候,稍微关注了下他,原来是同乡之人,所以更要支持支持他了。

摘要: 昨日,由台湾偶像剧导演陈慧翎执导,改编自饶雪漫同名小说的电视剧版《左耳》开展全国校园行系列宣传活动。该剧编剧饶雪漫、主演米咪来到暨南大学向同学们推荐新剧。活动前,饶雪漫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独家专访,畅谈 ...

深夜,大小姐微博更新一则,《这么多年》即将出版,等待这么多年终于等到,突然就想起来月前结局的网剧《最好的我们》。

这是印象最深的八个字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oli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vnsr威尼斯城官网 1


青春片好像都这样 又好像都不这样

羊城晚报记者 龚卫锋 昨日,由台湾偶像剧导演陈慧翎执导,改编自饶雪漫同名小说的电视剧版《左耳》开展全国校园行系列宣传活动。该剧编剧饶雪漫、主演米咪来到暨南大学向同学们推荐新剧。活动前,饶雪漫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独家专访,畅谈《左耳》改编台前幕后的故事。 谈改编 电视剧版改动更大 羊城晚报:同样是编剧,电视剧版和电影版相比,改动最大的地方在哪里? 饶雪漫:《左耳》的故事有两本书的容量,电影只演了其中一部分,90场戏而已,电视剧有40集,几千场戏,把小说内容扩充了一些。电影版90%忠于原著,电视剧版80%忠于原著,因为怕内容不够,电视剧版的改动比电影版大得多,角色基本上是小说里的,但增加了父辈的戏。 羊城晚报:为什么换了陈慧翎来执导,她是不是比苏有朋更专业一些?你会像跟苏有朋合作时那样跟她吵吗? 饶雪漫:陈慧翎是很专业的导演,不像有朋是第一次当导演。他们分别是从女性和男性不同的视角来感知,而且电视剧和电影非常不一样,电视剧需要一个强烈的故事线拖着往下走。我跟陈慧翎也会吵,但意见基本上一致,我听她的多一点,她比我懂太多。 羊城晚报:当编剧难吗? 饶雪漫:非常难,《左耳》电影的剧本就写了两三年,所以大家要有足够的耐心。当编剧是个技术活,不是谁都能干得了的。写作对我来说是件轻松的事情,但编剧不一样,我还在慢慢跟导演、编剧们学习。 羊城晚报:当编剧改编自己的小说,而且改了电影版、电视剧版两次,会不会觉得枯燥? 饶雪漫:挑战很大,写电视剧是个体力活,要求比较高。做编剧拍电视剧真的不是我喜欢的事情,但这是我的使命。我也想找逃离的办法,但现在好像越陷越深,压力很大。 羊城晚报:以后还会写电视剧吗? 饶雪漫:我现在不知道,我要先把《沙漏》的电影剧本写完,不敢想别的事情。不过,团队其他人还准备做《左耳》的舞台剧,还在准备做演唱会。 谈选角 找郑凯帮忙带演员 羊城晚报:为什么郑凯、吴昕会出现在戏里?怎么不起用纯粹的新人班底? 饶雪漫:我本来就想找几个有演技的,进组后能把戏带得稳一点。郑凯是很合适的人选,其实他拍学生戏的时候不是很自信,毕竟30岁了,但他的外形和感觉都是对的。吴昕那个角色,拍电影时就准备让她演,拍电视剧时终于档期合适了。 羊城晚报:演员里还有《中国好声音》出来的马吟吟,会不会担心别人说选角不专业? 饶雪漫:我是中国第一副导演,没有比我选角更专业的了,被我选中的都会火。本来电视剧版我还想找马思纯来扮演黎吧啦,但她要拍《盗墓笔记》,档期撞上了,我只能再找人。有天回家,看到电视里正在播《中国好声音》,马吟吟正在唱歌,我看了一眼就有感觉,于是就托人找了她。 羊城晚报:马思纯和马吟吟,谁扮演的黎吧啦更符合你的想象? 饶雪漫:她们两个人很像,我把马吟吟的一张剧照发给马思纯说,你觉得这不是你吗?马吟吟演的黎吧啦更丰富,因为演了好多集,马思纯在电影里只演了三十分钟就死了。 谈青春 厌倦了写青春小说 羊城晚报:写了这么多年青春小说不觉得厌倦吗? 饶雪漫:厌倦。所以我的《雀斑2》到现在都没写出来。年纪大了,感觉创作力也在衰落。 羊城晚报:现在制作公司都在抢IP,你小说IP已经卖出去多少了? 饶雪漫:我都没卖,我的IP都是自己做,有自己的影视公司,要不然就很难控制了。我准备搭配自己的艺人,一步步去做。从《左耳》开始,我们应该会形成一个固定班底,大部分戏会用他们。 羊城晚报:你觉得现在的青春片中,最让你厌倦的桥段是什么? 饶雪漫:回忆吧!所有人都在回忆当年同桌的那个他。但我觉得现在好的地方在于,青春片都在和类型片结合,融入悬疑、穿越等元素,每一家影视制作公司都在做他们的尝试,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 羊城晚报:你现在写小说还会热衷于把青春的疼痛撕开给人看吗? 饶雪漫:我从来没有这种目的性,我觉得这是真实的表现,很多作家不愿意去面对的、去碰的、去直视的,比如黎吧啦这样的人,其实我们生活中都有,但大部分作家的笔墨不会去描写这样的人,但我会。 羊城晚报:你的创作可以用青春小说来定义,彻底不想进严肃文学评价体系了? 饶雪漫:一个唱流行歌曲的人为什么要去唱美声呢?这不是很奇怪嘛!我觉得做自己擅长的就好了,如果有人说,雪漫姐,我是读你的书长大的,我就很开心了。 羊城晚报:你的青春小说这么一部一部拍下去,有没有担心别人说你贩卖青春,或者用青春在圈钱? 饶雪漫:如果我拍得不好,就一定会担心。

此文从《最好的我们》讲起,浅谈国产青春片的俗套迷宫。

从两个方面说吧

vnsr威尼斯城官网 2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威尼斯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微微一笑很倾城影评,它做对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