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朴归真的打雷来了,我一直活在路上

2019-10-03 14:20 来源:未知

Lana喜欢电影和诗歌,想必喜欢她的朋友们都知道。而她在不同时期喜欢的歌手、诗人、电影则给了她各种灵感,(顺便一提,打雷最喜欢的电影《时光倒流七十年》《美国丽人》,喜欢的导演很多但最喜欢伯格曼,最喜欢的创作者是Bob Dylan。)Paradise里面的burning desire便是致敬诗集《身体热》。

Lana Del Rey - Live at Fête de la Musique 2014 (Full Audio)

    《Off to the Races/竞赛游戏》这首歌很特别。看拉娜•徳雷(Lana Del Rey)现场演唱这首歌时的气喘声,就足以说明这首歌的难唱度之高了。你在这首歌中完全找不到可以歇息的间隙,拉娜•徳蕾(Lana Del Rey)就是一句接着一句地唱下去。她开头标志性的慵懒声息,到后来伴随着曲调逐渐激烈的演唱,唱到高处时,嗓音居然出现了类似小孩子般的调皮叫嚷,给人一种“两人唱”的错觉,这也说明拉娜•徳蕾(Lana Del Rey)的音域之广。歌词方面大同小异,据说灵感源自于名著小说《Lolita/洛丽塔》,被形容为“心理障碍隆隆作响”,大概也是专辑中最长的歌词了。不得不说的是,在一句“You are my one true love/你是我唯一的真爱”唱完后,歌曲结尾的弦乐以及小提琴的演奏是整段的亮点之一,甚至有惊艳之感。这段插曲让整首歌曲的意境得到升华,听完仍然意犹未尽。总而言之,这首歌的编曲,歌词,以及歌者的唱腔都让这首歌注定受到更多人的关注,也注定被更多人喜欢。

这支MV能还原多少真实的你呢?

Paradise里面的全部歌曲都是在BTD发行后的时间里创作的,但lana最想表达的全部在ride这一首歌里:向往自由。RIDE这首歌,尤其是MV推出的时候收到很多媒体的职责,觉得它“粗俗可鄙”“对男权的盲目服从”,这也激怒了很多女权主义人士,甚至连年仅17岁的lorde也表示“虽然lana很有才,但这样的歌曲容易教坏女孩子。”阴谋家们出现了,他们将枪口对准Lana“你写这样的歌意义何在?”“她成名全靠她有钱的父亲”...

扯回专辑,我只想论标准版。开篇三首,从制作到歌词,颇有邪典(Cult)意味,让我回想起弃曲Serial Killer,不过黑暗很多。开场曲Cruel World,换一般人到04:24怎么也该作结了,Lana生是又拖了2分钟,可见她还是真心喜欢这首歌。不过也要承认这首歌我最喜欢的部分,出现在5:30起。把这首歌放在伊始,就已经告诉你新专制作的变化。弱化弦乐、去hip-hop、重吉他、略电子,而且制作水平无须担心。同名曲UV私认为相比之下较弱,平平淡淡的就全曲终了。歌曲描述的故事,源自于Lana的真实生活经历,那位名为Jimmy Gnecco的前男友也多次出现在Lana的歌曲中,据说帮助Lana戒酒什么的,成为她得以依靠的港湾,可惜Jim有暴力倾向,所以这一直是段虐恋。歌词引了The Crystals的60年代作品He Hit Me (It Felt Like a Kiss),而这句He hit me and it felt like a kiss在她弃曲Beautiful Player还有下半句,You know it hurts so good, when you do me like this,真是有够虐啊,可怜的打雷,摸头。第三首SOC是惊喜一样的存在,将本专Lana唱法的特点发挥到了极致。相信你也注意到了,新专Lana大面积地摒弃了低音唱法,而是回归了自己最真实的声音,最原始的声调,各种拉长音、转音。再加上浓重的回响,嗓音就完全飘了起来,给人感受还不是“仙”,而是“丧”或“怨”。而这首SOC,嗓音完全拉出了幽怨感。最后吉他独奏大爆发让人大呼过瘾,Lana水井里女鬼般的哼唱不但不让我厌恶,反而令我极度沉醉。

    拉娜•徳雷(Lana Del Rey)的出现无疑是独立音乐界的一个重要标志,她的音乐独树一帜,有一种不时刻意而却诱人至深的复古感,而这种复古感也是当今欧美乐坛炙手可热的感官之一。如今的独立市场有了她的存在,显得像是一个可以冲击主流市场的跳板。她与阿黛尔(Adele),艾米•怀恩豪斯(Amy Winehouse)之间的区别在于,前者经过精心包装,塑造的是一位风格鲜明却没有灵魂的人儿,后两者则勇于呈现真实的自己,拥有动人的真性情与灵魂。拉娜•徳雷(Lana Del Rey)的音乐并不是一无是处,她的嗓音与创作实力是值得肯定的,它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歌曲的质量。但问题在于,她却无法唱出属于自己的心声,更多的像是在塑造一个怀旧颓废的人物形象。现实不是电影,没有人会为这而颁给拉娜•徳蕾(Lana Del Rey)一个“最佳女演员”的奖项。而这也说明了她达不到阿黛尔(Adele)和艾米•怀恩豪斯(Amy Winehouse)的高度,无法让自己的音乐走进更多人的心里。两极化的评价地在她身上造就成了一种话题,贬她的人骂她骂到到狗血淋头,抬她的人把她捧到无人可敌的位置。而拉娜•徳雷(Lana Del Rey)仍然没有改变,她无法做自己,无法在台上拥有更为真实的笑容。在各种新闻的报道中,我们看到的她似乎更乐意和歌迷朋友一起拍照,聊天。我想,这或许才是真正的她。

正文结束

Lana在最近的采访中谈到“我的音乐,视觉和听觉同样重要”。她一再强调写歌就像是自编自导一场电影,剧本得表达自己的情感。而新专辑叫蜜月,则是汇集了很多很多在她看来非常美好的事物。“I love the concept that life is a dream and you curate your own space so that it becomes your heaven. Its all contingent upon your state of mind, which is why I don’t always do interviews – because it puts me in a bad fucking mood. ”简而言之,梦境好在于,我的地盘我做主。蜜月和超暴力就像是两个极端,但并不是说蜜月终结了超暴力。而这正是Lana的想法,这在专辑里的那首《Burnt Norton》中体现了出来:
Time present and time past
现在与过去的时光
Are both perhaps present in time future
也许均会在将来重现
And time future contained in time past
而将来业已包含过去
...(摘自网络)

随后是两首神曲BB和主打曲。BB属于BTD的偏流行风格,而且比较轻松愉悦,很口水
很抓耳,旋律上是本专的最佳曲目。这是Lana和现任男友合作的一首歌,最后的小合唱也是全专一大亮点(后来本人仔细翻看歌词本,发现和音的男声不是其男友,而是电吉他手Seth Kaufman的。)。至于主打曲West Coast,无需赘言,全专最佳,不愧为主打。主要赢在意境上,实在是难以言表,它曾经激发我写了一首诗。这首歌,感情到了就是杯酒、是支烟,无限销魂,自行感受去吧。制作上,这首歌也可圈可点,一般歌曲要么整体快、要么整体慢、要么主歌慢副歌快,本来主歌快副歌慢的结构就不多见,Lana或者制作人还把过渡做的如此别出心裁,导致有些人已经感到违和,像两首歌拼起来的。对此,Lana的解释就是,这样的编排,使得歌曲更符合我的人生,混乱不堪。呃。。。。。

    《Without You/没有你》,《Lucky Ones/幸运的人》,《Lolita/洛丽塔》是专辑中最具早期拉娜•徳蕾(Lana Del Rey)特色的歌曲了。最明显的莫过于《Lolita/洛丽塔》,前面两首在经由精致的编曲后渐渐褪去以往的色彩,变得跟前面的歌曲风格相近,与此时的拉娜•徳雷(Lana Del Rey)达到一个更为融合的契机。而《Lolita/洛丽塔》即使也进行了与专辑具有统一性的编曲,却仍然给人一种小电子的氛围,与专辑的定性格格不入。

"人们常常问我关于这个的问题”她说,“我认为他们认为导致这种现象是因为性别歧视,但我觉得原因更个人化。我没觉得女性的哪里会使得女性成为弱者。我无法站在女权主义者的角度来看待。”

她非常愤怒。而她将对于大众的愤怒情绪全部放在了专辑之中,比如《Money, Power, Glory》:I'm going to take them for all that they've got。而这首歌曲的创作是带着讽刺情绪的,金钱、权力、荣耀这三个词似乎是媒体大众对她的固定标签,而这样的标签在Lana看来是可笑滑稽的。而她的生活不仅仅和这些词汇无关,相反她的私生活被媒体曝光,“我需要宁静”。而对于歌曲创作,Lana是一位“节奏控”。她喜欢用节奏快慢来抒发自己的心情,如果能理解这个,那么西海岸高潮的慢节奏处理就能够理解了。remix对于她的歌曲而言,就是一种伤害。

接着是两首丧曲,Sad Girl开头简直就是上世纪金曲的节奏,歌曲内容又是小三儿,各种怨情。Pretty When You Cry同样,一张嘴就一个字,丧。

    《Video Games/电子游戏》,这首曾被命名为《Best New Track/重新的轨迹》的歌曲,是拉娜•徳雷(Lana Del Rey)的成名作。这首歌让拉娜•徳雷(Lana Del Rey)站上了周六夜现场(Saturday Night Live)的舞台,也让我们看到了台上的她,所表现出来的紧张和露怯,还有糟糕的唱功,这些都将拉娜•徳雷(Lana Del Rey)推上了风口浪尖。自打这起,富二代,整容等负面新闻的涌起,让她的处境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回到音乐本身,《Video Games/电子游戏》仍然是一首不错的作品。漂亮的旋律,简约主义的编曲,氛围至上的钢琴和军鼓穿行其中,拉娜•徳雷(Lana Del Rey)慵懒随意带点儿古典的声音让这首歌在汹涌而至的复古风潮中脱颖而出。而这首歌跟《Born To Die/难逃一死》一样,歌词经不得推敲,这种落差感在欣赏MV的过程中更为强烈。好在《Video Games/电子游戏》还是有“Heaven is a place on earth with you/有你的地方就是天堂”这句让人印象深刻的歌词,让整首歌也颇具另一番味道。

Lana首唱新单<West Coast>现场直录:

2.Paradise:《ride》就是百分百的我

总之,是张有诚意的唱片,绝对是进步。以Lana的创作能力,弃曲上百,就算合格率60%都够出5张专辑,还动不动就撇一句“只是我最后一张专辑”,可见她是个认真的艺人。我只想为她拍手叫好,哪怕她根本听不见。估计最终乐评会在60至70之间,不过听歌就是听歌,乐评只是看看乐子。

    《Blue Jeans/蓝色牛仔裤》的开头处是大卫•林奇(David Lynch )惯用的典型混响后的迷幻电吉他音色,阴沉缓慢的电子合成器拉开了整首歌的序幕。被形容为“低音慵懒迷人,高音撩人性感”的声音搭配得恰到好处,贯穿全曲的“I will love you till the end of time/我爱你,直到天荒地老”让这首歌带着着悲情之感。《Million Dollar Man/百万富翁》是一首风格诡异的歌曲,懒散的旋律,中规中矩的编曲。拉娜•徳雷(Lana Del Rey)的声音带着较重的鼻音,以及副歌部分,故意却又漫不经心地加重最后一个音,听着很过瘾。

像很多词曲创作者一样,她和很多训练有素的专业音乐家一些合作,那些音乐家为她的旋律和歌词敲定基础。有时他们会提出一个和弦,而她进行修改。有时她会带着成品和旋律让他们打磨一下。“她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Rick Nowels说道,他和lana写了Young and Beautiful和 West Coast。他也和Madonna 和 Dido合作过。他说,“lana就是她自己船的船长。”

“为什么大家总是做些让你讨厌的事?”公司对她说“歌不能这样写,这不会卖得好的...”

最后两首,一首采样,一首翻唱。作为饭后甜品,放在专辑结尾谢幕再合适不过。Old Money采样了60年代英国电影《罗密欧与朱丽叶》主题曲《What Is A Youth》,像是Video Games、Bel Air和Ride的合体。在早期清唱小样Methaphetamines中,Lana则在自拍录影带中致敬了猫王。这首小情歌存在意义很明确,就是在你情绪低落的时候,可以翻出来听听,而且朗朗上口,一下子就能跟着音乐哼起来。最后那首爵士调调The Other Women是翻唱自Nina Simone,Lana有个纹身就是Nina,Lana还把这首歌列入她自己最爱播放表之中,现在拿出来翻唱,既是致敬,又展示了自己的品味,哈哈。

    《Diet Mountain Dew/激浪轻怡》,这首甜美轻快的歌在专辑中是罕见的,黑人音乐和时尚泡泡糖舞曲节奏的结合让这首歌成为专辑中最具有流行气息的歌曲。《Summertime Sadness/夏日忧伤》,这首歌曲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受欢迎了起来,这首歌的MV更是被捧上了排行榜前列的位置。在这首歌中,吉他,键盘和弦乐的搭配,很容易便让我们联想到六七十年代的美国摇滚乐和迷幻剂。相比专辑里的原版,人们似乎更喜欢加了鼓点的混音版本,这首歌也是拉娜•徳雷(Lana Del Rey)混音版本的众多歌曲中混得最恰到,也最好听的歌曲。在《Radio/收音机》中,拉娜•徳蕾(Lana Del Rey)难得地透露出自己出道时的心声,虽然篇幅不多,却可以说是惊喜。而歌曲中更多的是描写她陷入一场甜蜜美梦,在繁华都市中的自我催眠。歌曲旋律很出彩,编曲带着类似50年代的做旧感,一开始听很容易陷入其中。而不足在于歌曲的曲调的重复过于频繁,给人一种听觉疲劳的错觉,从而减弱这首歌的耐听性。

Dan Auerbach非常喜欢她的歌,他说:“这些歌感觉非常老式,但同时十分新。”打雷小姐把她的灵感来源归功于Frank Sinatra, Bob Dylan, Cat Power, Nirvana 和 Eminem,但他们当中没有一个是在本世纪出现的。她说:“想想现在发生的事情,我以后要到哪里获得灵感呢?如今的事情我没有一件是想真心成为其中一份子的。”

4.honeymoon: 生活是一场梦

后补几句,说Lana现场差的请刷新一下自己的认知吧,人家已经进步到足以刮目相看的地步了,甚至做到有些歌现场比录音室版本还带感了。至于说Lana那个唱功唱新专的现场一定车祸的人,你们就是彻头彻尾不了解Lana了,新专声线是Lana最本质的好不好,应该是得心应手、信手拈来才是。

    《Carmen/卡门》是一首暗涌着坏女人独白,最后却悄悄透出心底一缕纯真的歌曲。MV中老电影质感的画面,让这首以名著为标题的歌曲的故事性渐渐得以体现,尤其是MV中最后一段钢琴声,更是神来之笔。《National Anthem/国歌》,这首歌跟《Carmen/卡门》一样,MV的部分为其加分不少。这首有着宏大标题,却仍然是描写情情爱爱的歌曲,因为MV的缘故,也显得顺其自然起来。歌曲转入副歌之后用和音交织出的大气感,营造出属于美国历史的沧桑感以及那个时代的人与物的故事,让人深陷其中。

“100%真正的自我。”

由此看来,BTD并不是大众口中的“丧葬”,它与众不同但并不黑暗。它能卖到全球第四就知其本质是一张被广大普通人认可的流行专辑。“...所以,我想我每次写歌,都会回想起那一种过去恋爱触电的感觉。当爱情结束的时候,我是非常难过且沮丧的。”

本人也算是Lana第一批中国歌迷了,当时Video Games火遍网络,我尚为路人粉,拿来当Indie Pop听的。未料尔后这把火直接烧到主流音乐,Born To Die使我正式成为歌迷,从首播到现在,从未听腻。随后疯狂跟进,把重新曝光的处女专也循环起来。再后来的Burning Desire、Blue Velvet、Y&B让我更加死心塌地。直到West Coast,正式晋级脑残粉。Lana这一路Fucked Up To The Top,总让我联想起Gaga,各种相似,只不过我一直只是Gaga的路人粉。毋庸置疑,Lana的成功之路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现在回望,BTD确实是包装产物。但Lana很享受这个创作过程,也取悦了大众,何乐而不为?舞台上她扮成复古舞厅女,扭捏造作,舞台下她又无比邻家女,真诚自然。BTD仿若一个艺术项目,Lana借助它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终极目标,即Make my life a work of art。这已然是众多文艺女青年的人间天堂了吧。

    《Born To Die/难逃一死》发行至今已有半年的时间,这期间关于这张专辑的报道与评价铺天盖地。这位“2012乐坛最红新人”以一首《Video Games/电子游戏》在网络上惊艳四座,并迅速走红。拉娜•徳雷(Lana Del Rey),原名伊丽莎白•格朗特(Elizabeth Grant),她的艺名结合了早期美国著名影星拉娜•特纳(Lana Turner)和福特•徳雷(Ford Del Rey)的名字。2010年1月,她以莉兹•格朗特(Lizzy Grant)的身份发行了一张名叫《Lana Del Ray A.K.A Lizzy Grant》的专辑,这是她早期的第一张专辑。而前阵子网上却流传出了拉娜•徳雷(Lana Del Rey)更早的一张专辑《Sirens/红颜祸水》,封面上那个留着并肩短发,化着淡妆,散发着清新气息的人,显然跟此时的拉娜•徳雷(Lana Del Rey)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别。《Born To Die/难逃一死》的封面采用了复古的美国乡村色调和剥削片专用的粗大标题,加上美人的烈焰红唇,和电影海报并无二致。拉娜•徳雷(Lana Del Rey)穿着透薄衬衣正对镜头,神情高傲,目空一切,给人一种冷艳孤傲的感觉。

新专毫无疑问会激起更多的争端。但是关于这张专辑,立马应该消除掉的一个想法就是打雷小姐仅仅在追求打造大热单曲。这张专辑更深触及了她对时间的钝感,一种再度流行的老练和坦率真诚的结合。专辑也优雅地在心痛和诡秘小幽默中游走,有时甚至是在同一首歌中。

lana最大的吸引力就是她身上的不确定性。

然后是本人大爱的两首,婊气十足。钱权誉,主歌部分迷人到令人陶醉,有点点Trip-Hop的味道。这首歌大呼着“谁要跟你去什么世外桃源,我要的是钱”,一股“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的浓重拜金气息。紧随其后的一路艹到顶,同样屌炸天,“我是龙,你是婊。想模仿我?无聊不无聊!”,我也不知道她骂的谁,ATRL上讨论的异常火爆,我不关心。我更关心歌曲本身,这首歌的副歌实在是Siren-ish,一直回响在我脑海里,从专辑试听开始就很迷,全曲也没让人失望。而那句“Need you baby, like I breathe you baby”总让我觉得是不是采样了哪首歌,因为实在太耳熟了。

    《Born To Die/难逃一死》这张专辑,音乐风格上是走上世纪六十年代时美国的迷幻音乐加慵懒颓废的Trip-Hop。拉娜•徳雷(Lana Del Rey)醇厚的声线,搭配慵懒的唱法,不紧不慢地唱出灵魂的味道。专辑中的同名歌曲《Born To Die/难逃一死》一经推出便迅速登上各大榜单前列,备受乐评人好评以及音乐爱好者的追捧。遗憾的是,这样一首带着哲理性歌名的歌曲,歌词所表达的含义却只是围绕着小情小爱的有感而发,如此内容撑不起外表的薄弱感,给人以娇柔造作的感觉。尽管这首歌有着英雄般高昂壮烈的编曲,优雅且意味深长的旋律,还有拉娜•徳雷(Lana Del Rey)不经意间透漏出的冷傲与淡然的唱腔。《Born To Die/难逃一死》这首歌如果能够拥有人性主义或反战思想的歌词,使作品更具有深度,那么它所拥有的就不只是排行榜上的记录了。

关于她在<Ride>的MV中,勾引一个又一个飞车党中的老家伙(因这个MV受到批评,除此之外,似乎美化卖淫)?

“...究竟什么是独立音乐,什么是悲核...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一直活在路上。”

当得知Lana新专名为Ultraviolence的时候,当看到那张Lana呲牙咧嘴叼着烟的专辑封面的时候,我第一反应以为Lana要从Sadcore转型Hardcore,不过当然,那画面未免也太丧心病狂了。最终整张专辑听下来,感觉Lana仍然未走出悲核的基调,只不过明显的去流行化、去口水化,而且返朴归真,各种Lizzy Grant既视感。再得益于Dan Auerbach的制作,新专确实摇滚范儿了,独立范儿了,作品的某些地方甚至能听出独立摇滚乐队的味道。

    《This Is What Makes Us Girls/我们就是这样的女孩》在这张专辑中的讨论度不高,但是这首歌抛弃了拉娜•徳雷(Lana Del Rey)慵懒性感的声音,取而代之的是嗓音里透出的自信,自由和独立,这些都让这首歌带上了一股女王范儿。而这首歌也是这张专辑为数不多歌词写得好的的作品之一。不可否认,这首歌的歌词跟专辑中的其他曲目的歌词大同小异,不同在于这首歌用上了这样一个霸气却又令人心酸的标题,让一切都显得顺理成章起来。歌曲中重复的“Don't cry about it,don't cry about it/别为了那个人哭,别为了那个人哭”,似乎让我们看到一群女孩们抱头痛哭的情景,不禁为人动容。《Dark Paradise》是一首蛮受欢迎的歌曲,编曲的普遍性并没有影响到这首歌的耐听性,反而增添了几分随意自然的味道,尤其是歌曲后半段突然变轻快的曲调,让听者不禁随之哼唱。那句“Everytime I close my eyes,It's like a dark paradise/每当我闭上眼睛,就像看到一个黑暗天堂”想必已被许多人记在脑海里了。

接下来是纽约时报对Lana做的采访。谈到了两张专辑的差异,以及新专中歌曲的创作背景,对一些评论的回应。
翻译者原微博:

此文并非乐评,如果论音乐素养,网络上各路大神在音乐素养上想必都远超于我这么一个小小的粉丝。我在此只是从一个粉丝的角度写一篇有关她专辑创作背景的文章,希望大家能多多了解她。

Lana Del Rey - Live @ Glastonbury 2014

在2007年,她在Fordham学校学习形而上哲学时,得到了第一份唱片合同。她在2008年录制了处女EP,随后在2010年发行了一张专辑Lizzy Grant a.k.a. Lana Del Ray。在下架前,她把自己的名字改为Lana Del Rey.那张专辑中的歌曲早就探索了暗淡的纯真和危险的冲动,导致她日后会做出<born to die>专辑的元素。专辑可能改变她的合作人,但她的视角却没有变。

如果BTD是她生活中的美好故事,那超暴力则是她精神世界里黑暗的具象化。而第三张专辑蜜月则是一系列“悲伤和快乐的终结”。

Lana Del Rey has been through the wringer since her breakthrough success led to a vicious backlash, which shows in the 'narco swing' of her brooding new album Ultraviolence – and the fact that she can't stop talking about dying

vnsr威尼斯城官网 ,但她这次选择了希望。希望,便是蜜月专辑的创作灵感。

L.A,十月份,在开始一场国际巡演之前,歌曲创作者Lana咨询了一位先知。她被要求提前写下四个问题然后带着问题入眠。问题中的第一个,打雷小姐在五月份一场采访中说到过,是“我对这个世界有什么意义?”

成名之后的lana心里究竟是怎样的?以下几个采访片段的截取想必会非常具有说服力:“我希望我已经死了。”“当Del Rey开始向我倾诉它是如此不开心时我是很惊讶的:她不喜欢做一个流行歌手,她认为外界大评论家们源源不断的批判与讨论使她有了轻生的念头。”“我从来一秒钟享受过”她说。“它带来的一切都是坏的 一切!”

和飞车党乃至不同的人混在一起吗?

整张专辑都是Lana在缅怀过去的美好和美好失去后的忧伤。如果深究(实际上她本人很不喜欢大众深究她的作品,这点后面会再谈),BTD随处可见影视作品和文学作品的影子(如果你愿意研究歌词),最突出的莫过于《lolita》。甚至连“lana del rey”这个名字都是早期好莱坞影视女演员名字的结合——Lana Turner和Ford Del Rey,喜欢电影的朋友想必对拉娜塔特不会陌生,其代表作便是著名电影《风流寡妇》。

对<born to die>的愤怒回应在她心理留下了伤疤。“Carl Jung说那是不可避免的,人们会认为你成为你心灵一个小的方面,无论你想不想。”她说。她的新专也包涵了一个反驳,“Money, Power, Glory,”,这就表明了,用深深的讽刺,这些就是她所追求的。

超暴力的创作灵感,lana原话:I didn’t monitor myself on Ultraviolence because, with how tumultuous my trajectory has been, I felt even more of a need to be candid. You have to select things within your own body of work for a record if you want a concept record – which they all are, in my mind....The luxury is that you get to continue to tell your story. The reward is in documenting your life, if that’s something that’s important to you. 简而言之,超暴力的故事并非全是她的经历,但却是一张能够诠释她精神世界的专辑。而能够讲故事是一件奢侈的事情。这里说一下,超暴力专辑的创作灵感和BTD不太一样,如果BTD是古典主义,那么超暴力则是超现实主义。因为专辑的最大灵感来自于lana喜欢的两位导演:超现实主义电影先锋伯格曼和新浪潮主义电影代表人物戈达尔。超暴力脱离了她原本的故事抒情,更多地强调自我,强调更多的精神世界。因此超暴力时期的MV基本上“不知所云”,好像出来兜兜风吃吃东西就完事儿了。(当然成本有限也是一大原因)

她说,她的音乐中都饱含了对这些经历的探讨。“我的很多歌曲可都不仅仅是主歌和副歌相结合的那种普通流行歌曲——我的音乐往往更描述心理与精神。”她谈到节奏,她喜欢通过歌曲节奏的快慢来反映她的精神状态:“当我制作<West Coast>时,他们(应该是其他制作人或者公司上层)真的很不高兴,因为这首歌副歌部分刻意放慢的伴奏,”她说。“他们的想法是,这样不利于电台成绩,不应在副歌应该加速时突然放缓。但对我来说,我的生活黑暗而阴沉,这是来自于我‘街边生活’那种来回抽离感觉的一部分。”

她很清楚自己的愤怒从何而来。来于大众不公正的评价,来于唱片公司的压力,来于自己情感的受挫。超暴力整张专辑都是压抑着的愤怒,这样一张剑走偏锋的专辑注定是FLOP的,而公司的宣传也让粉丝寒心,几乎处于零宣传。当然了,摆明着不会赚钱的专辑公司为何会大量投入呢?和BTD专辑制作时期lana兴奋地说“我很有信心,我们有充足的预算。”相比,她在超暴力时期选择了沉默。她并非漠不关心,事实上她做了巨大的抗争“...比如迷幻慢摇风格的新专首单《West Coast(西海岸)》,Ultraviolence中的许多歌曲都是slow-tempo(慢节拍)和磅礴大气,完全放弃了BTD时期的嘻哈风格。”(此为某杂志访谈翻译文章,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贴吧看全文)

新专的歌曲让她更加远离目前的主流流行乐。当电台播放列表全都是极其新潮的电子音乐和对自我救赎的大同小异的歌曲,28岁的打雷小姐,选择了一条相反的路:旋律优美而悲伤。她的大多数歌都是性感而忧郁的,唤醒了老电影的核心和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回声,开启了一片静谧的空间。她的声音更人性化,无防备,给人甜蜜和疼痛甚至是在她说一些淫荡,放肆的话的时候。

1.Born to die :缅怀我记忆中的美好

“我希望我已死去。”Lana Del Rey说,这令我措手不及。她一直在谈论使她和她的男朋友深受鼓舞的英雄——Amy Winehouse和Kurt Cobain。当我指出他们的共同点是死亡,并问她是否觉得盛年死亡很迷人时,她回答:“我不清楚……也许,是的。”然后表达出她对死亡的向往。

在这样的一个时候,面对采访的记者,她说“...ride就是百分百的我”。此后她也一直对媒体这样说:ride里面写的一切都是我亲身经历的。说来讽刺,整首歌的创作初衷异常简单,就是她对于自己个人生活的总结,“为何要上升到女权主义的层面上呢?”lana有过不堪的过往,有中二的过去,在情感上受过伤害也做过恶人。但正是有这样的过去,才让她更加向往自由。Lana一直认为粉丝应该关注于歌曲本身,如果你因为ride这首歌爱上她,那么恭喜你此生多一知音。你的经历可能和她不尽相同,但你们都在这个总让人绝望的世界里面向往着自由。而这其中的“绝望”,lana则在超暴力专辑中将此展现得淋漓尽致。

那不是她鼓励自己做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偶像”,她坦率地说道。

“他们认为不应该这样写歌,因为很少有歌曲会在副歌部分放慢节奏。”大众对于明星总是苛刻的,尽管她一直强调自己是作曲家,是音乐诗人,最多也不过是个“偶像”而不是什么歌手,艺人,明星。唱片公司也做了努力,shade of cool的宣传拉上了歌手adele一起捆绑宣传,虽然没大作用。

Del Rey说她不是害怕去创造另一个记录,因为她“知道她所期待的是什么”,但在<Born To Die>发行的两年半以来,她经常有放弃继续音乐的念头,因为她“已经表达完想说的一切”。

都说“成名要趁早”,然而lana在11年11月走红的时候年纪并不小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她能够很快适应娱乐圈(实际上她本人认为她从未踏入娱乐圈),无论是现场的表现不佳还是层出不穷的流言蜚语都让她感到沮丧。但当她在谈到BTD这张专辑的时候,说“when I think back to the inspirations that inspire the song,I actually was thinking about the happy,a happy time”(“当我回想我写歌的灵感时,我其实真的是在想那些很快乐的时光”)

“有时。”

所以BTD中的美好景象都是lana对于记忆中美好的回顾与总结,所以之后的专辑《超暴力》会让BTD的粉丝无法接受想必也是很好理解的了。其实她并非是突然“转变画风”,在改版EP天堂中已经能看见些许端倪。

在伦敦居住过一段时间,并世界巡演后,打雷小姐7个月前买了现在这所房子,一所优雅的还未装修的英式房子。墙壁最近被粉刷成蓝色和绿色,这也是<Video games>视频中的颜色,这个视频是自制的,她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编辑完成它——那个视频成就了她的事业,现在观看次数已经超过1 1900 0000次。她卧室挂着她偶像的油画, the Virgin Mary, Elizabeth Taylor,咖啡桌上还有一本封面是玛丽莲梦露的书。

Lana是个很随性的人,有人问她为什么选择这样的照片作为封面时,她说“当时和朋友一起玩,看到一辆公车觉得广告牌好看就拍照了。”有人问她从西海岸到HBTB为何都选择了海边,她回答“就是喜欢海”。她的一切初衷都是那么简单任性。但lana终究还是无奈的,因为她注定要在体制内做一位明星。

当<Video Games>爆红,这些故事传出来后,她说她甚至都不确定当时她的父亲在做什么,过着怎样的生活:“我不认为他懂得我要的是什么。有趣的是,他们的故事却扯上了我爸爸,还给他杜撰了那么多故事。”

值得一提的是,paradise之后Lana曾经下定决心退出歌坛,因为娱乐圈带来的伤害实在让她无力承受。在她刚刚把VG寄出的时候,大家都瞧不上她,觉得她不像一个“搞音乐的”,所以她压低声线努力让自己变得“专业”些;而BTD成功随之而来的一切都让大众不以一位“作曲家”的眼光来看待她,这便是她愤怒的原因所在。她需要被尊重,而超暴力这张专辑让她找到了发泄的出口,这样她才能够继续坚持下去。

她也谴责了那些总说她的MV以死亡结束的人:通过溺死,坠落,窒息。Born to die的MV就以男朋友抱着她,而她浑身布满了血结束。她同意她的MV经常“探索死亡的方式”,她补充说道,“我热爱那些一切完结的想法。那就像是一个解脱,真的。我很怕死,但是我想死。”新专的同名歌曲探索了一个危险区域。歌曲编排融合了巴洛克挽歌和wah-wah吉他,歌者这样描述自己:“filled with poison but blessed with beauty and rage,”然后引用了the Crystals1962年的歌曲,He Hit Me (And It Felt Like a Kiss).”

(此文我于13日发布在虾米网,现在转到这里来,特此说明)

“我想,我现在仍然有这样的感觉,”她说。“但这张新专辑我觉得并不像一场我不得不记录的旅程,而更像是我可以讲述的、关于我过去的一些片段。这使我感到兴奋。”

BTD同名主打歌的创作也是在lana幻想中的“剧情”中诞生的:“我为这首歌写了一段剧情,这段剧情是描述一个孤独的公主,有一些抑郁,身旁围绕着两个分开坐卧的老虎,她漫步于casidro的走廊中,在一个romenia的城堡里,脑中浮现过去的情节,开心的情节...”而当记者问她“你最喜欢的歌曲是哪几首”时,她的回答如下:I feel like video games, set away into blue jeans,and then born to die is like the end of the trilogy, and for me those are the three most important sound song records.在她看来,VG—BJ—BTD是整张专辑的三部曲,而BTD是最终的一部。

“如果是发生在洛杉矶的话也许他们会,不过在奥马哈,可能就不会那么惊讶。”

3.Ultraviolence:我很愤怒

对话中,打雷小姐不再是<video games>和<blue jeans>歌曲那样的低音,她的声音十分女孩子,轻快高昂,偶尔还小声笑。她穿着一件蓝色的迷你小裙和透明凉鞋,你可以看到她的脚趾甲被涂成了珍珠粉色。她坐在沙发上,喝一口咖啡,在一打烟里拿出烟开始抽。沙发上方挂有一副天使画。她给我展示了她右胳膊的最新纹身“惠特曼·纳博科夫”,两个她在歌曲中引用过句子的作家。她刚刚返回LA完成她的北美巡演,在Shrine Auditorium Expo Hall还有表演。

许多对于她的指控是不准确的。她在某些人的眼里或许不美丽,或者就是一个半吊子。当lizzy grant——原名Elizabeth Woolridge Grant,她在青年时期就是一名歌曲创作者了,而且她在Williamsburg的下东区一些小酒吧演奏。她在Lake Placid长大,她说,她来到纽约时,带着一个成为作家团体中一员的鲍勃迪伦式的梦想。但梦想从未实现。

这听起来或许很危险。

做什么?音乐吗?

• Alexis Petridis评论<Ultraviolence>

正如所有流言所说的那样,Lana Del Rey似乎过着比普通流行歌手更具摇滚意味的生活。
她谈到自己青少年生活。“流离失所……我无家可归,不知道我的社会保险号(有无偷盗记录之类,也有点类似现在中国的社保卡号)。”她说她有六年与父母失联。

比如迷幻慢摇风格的新专首单<West Coast>,<Ultraviolence>中的许多歌曲都追求Slow-Tempo和大气感,放弃了BTD时期的hip-hop风格。她和她的制作人——the Black Keys乐队的Dan Auerbach——称之为“real narco swing”。Del Rey最初在2013年的12月就已完成了新专辑的制作,但在一个俱乐部遇见Dan的那个晚上,Del Rey意识到在Dan的风格指引下,一切需要重新开始——制作一个更随意、更具有加州风格的、用从药店(美国药店好像能买到很多东西)购买的最为廉价的麦克风录制出来的录音室作品。
但这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比如<Brooklyn Baby>这首歌,Lou Reed曾表达过想要与打雷共同完成的愿望,所以她立即飞到纽约去见他。“然而我的红眼航班七点整降落,两分钟后,他就离开人世。”她说。

在打雷18岁时,她有着一段更为黑暗的经历——她谈到了关于酒精的话题——对酒精和毒品的依赖促使她不得不去从事各种各样的工作。她将这些描述为最本质的需要,即使她现在发生了很多变化。

在新专中一些歌像Cruel World,表达了她与一段长期失败感情的决裂,Shared my body and my mind with you/That’s all over now。Sad Girl中的忧郁蓝调“being a mistress on the side”。

Pretty When You Cry这首歌根据她乐队的吉他手,Blake Stranathan的写作扩展开的。她想让这摇摆不定的节奏和歌词置于突出位置。“I’m stronger than all my men,” 她唱到, “except for you.”更传统的做法是修改其中主唱颤抖,挠人但更美丽的声音。“我甚至不想再去修改它,”她说,“因为如果你知道背后的故事,你就知道为什么它要这么唱了。”

新专的许多歌曲回归了 更少电脑制作的时代。歌曲经常漂浮在迷幻雾霭中,她称之为“迷幻摇摆”。Dan Auerbach,the Black Keys乐队的吉他手,参与了专辑制作和伴奏,他说,“在我们演奏的时候,她就看着我们然后摇摆。”

对于卖了几百万张唱片,事业处于高峰期的流行歌手来说,这不像是那种她该提出的问题。今年,打雷小姐受邀为迪士尼电影《沉睡魔咒》翻唱一首<Once Upon A Dream>.她在侃爷和金卡戴珊的婚前派对上也演唱了歌曲。

当我问灵感是从哪里来时,她笑着说:“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想…(灵感)是来自我和很多男性、乃至其他人的各式关系。那关系是个错误,但对我来说,这错误依然美丽。”

“好吧,”她承认,“我可以理解这支MV似乎点燃了某些女权主义者的怒火。但这其中有我更多私人化的体验——这是我对爱情、自由的看法,和与陌生人相遇会对生活所引发的变化:它是如何让你失常。我希望在2014年可以不受外界干预,自由抒发自己想表达的。”

歌词也提到了“cult leader,”打雷小姐说那首歌回顾了她刚搬到纽约的时光,当时她考虑追随一个灵魂导师,相信在你破坏中倒下的地方重建,重新爬起。“那听起来很奇怪,”她补充说道“但那就是事实,浪漫的感情和被引领的想法,还有放弃和投降。那对我来说一直都是核心概念,就好像我在独立和坠入尘世生活之间摇摆一样,还有被引领。”

新专辑的歌曲有一个隐含的模式:打雷小姐的声音单独出现,而且在verse中十分脆弱,然后被乐器和合声暖化。“每个旋律都完全展现了衰退和流动,这种混合了无法控制的混乱的常态,就是我生活的混乱环境。”她说到。“这是你的故事。如果你是那个写故事的人,你会想要准确无误的讲述你的故事。”

“我知道我做任何事情都会引发出相反的回应,所以我很确定Money, Power, Glory引发共鸣,和我真正想要成为的人。”她耸着肩说道。“我早都知道那会引发什么,所以探索一些讽刺和苦涩的东西没什么。”

在我们谈话中,她一直谈论到黑暗的主题。她向我倾诉她的故事—— 包括无家可归的流浪生活、机车生活和如何被推到媒体的风头浪尖上——也包括工作。为什么作为一位作曲家的她,专辑销量超过7百万,<Born To Die>却使她对生活感到失望。

最令Del Rey无法接受的传言,是传她的事业全靠她爸爸砸钱铺路。“这是恰恰相反的。”她说。
“我家并不比我们镇上任何一个家庭更富裕。我爸爸是个颇受爱戴的企业家——他在1994年,醉心于早期萌发的互联网。但我没从爸爸那里得到过任何财政赞助。”

“但我确实是这样想的。”

但是,怀疑,后悔,着迷班的渴望和自我破坏的欲望经常是打雷小姐歌曲和MV的核心。“I wait for you babe, that’s all I do/You don’t come through babe, you never do,”她在新专的<pretty when you cry>中这样唱道。新专将于下星期二发行。

他们在大街上遇见你不会觉得很惊讶?

在打雷的住处我听到了这些歌曲,可以肯定的说,这些新歌又将引起热烈的争论。比如<Sad Girl>这首歌就谈到"秘密成为一个情妇,可能并不能留住傻瓜的喜欢”。

她后来补充道,“在台下互动比台上唱歌有活力多了。”她两次下台和粉丝互动,一台摄像机跟着她,粉丝也努力带着自己的周边靠近她,拥抱她。一个热情的拥抱就像半个摔跤。“我在巡演中掉了很多头发,”她在后台说道。“观众们出奇地对我最近的形象感到舒适。这是我从未料到的力量与爱慕。”

我举了些当红歌手的例子:Miley Cyrus、Lorde、Lily Allen、Lady Gaga、Sinéad O'Connor。

“是的,我是幸运的,但我也有强烈的直觉。”

但是歌迷的爱慕并没有打破她歌曲中的孤独。“是的,我现在和四年前所处的位置不同,”她说。“但我在某种程度上仍在四年前的位置。我仍然在边缘地带。”

打雷小姐十分简单地描述她的写歌。“我在两件事情中要一个,”她说,“我要不是想准确叙述事情本身,就是想描述我渴望的未来的模样。我不是在记录就是在梦想。”

少年时期那段"流离失所"的日子,成名后不安的生活,各种捏造事实的诽谤与指责一直冲击着她,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Lana Del Rey接受英国《卫报》采访,讲述她成名前不为人知的生活和新专辑<Ultraviolence>的相关创作背景。

“也许她们是真正的煽动者。”她说,“但我真的没有,也从来没有反过女权。我不认为我有任何可以爆料的价值——好吧,也许是我那些令女权主义者们不安的歌词?——但我认为别人可能更值得批评,因为她们诱发了关于女权的问题。”

“是的。”她给了我一个尴尬的笑。

她早就欣然面对一些不认可了,她说“如果你真的想分析了解我,如果那真是你感兴趣的事情,那就让我来告诉你我的故事然后你看看。”

她又笑了,有些害羞的说:“我想是这样。”

事实上,当你仔细观察Del Rey的过去三年,不难理解身为一个公众人物所受的伤害。你也不得不怀疑为什么被舆论所抨击、被外界所伤害的往往是女性歌手。

“有时候会,一半一半。如果被他们认出,我可能会悄悄走掉,或者我会说,这也没什么,我也只是一个歌手罢了。”

她也翻唱了The Other Woman,原唱为 Nina Simone。

她错误的意思是指成为The Other Woman?

是否有人曾说:“哇塞!你是Lana Del Rey?”

一些评论说她的关于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歌曲是反女权主义的,在她们看来。lana说她写一些个人的,当下情绪的歌曲,不是在设置一些教条。“对我来说,真正的女权主义者是确切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她说,“如果我的选择是,我不知道,和很多男人在一起,又或者我真的很享受肉体关系,我不会考虑这是不是真的反女权了。对我来说女权问题从来不在我考虑范围内。因为我对女权主义的历史知之甚少,而且我不是那种想陷入这种争端的人。我所写的东西是如此的具有自传色彩,都可以拿去当个人分析了。”

“我已经这样做了!虽然我不并想要这样做。但我……”

对于这首歌的创作背景她说:“我是带着讽刺的情绪。如果我真是媒体所说的那样是个富二代,拥有很多钱的拜金女,或许我真正想要的只是安静、简单而又纯粹的东西:一个创作者应得的宽容尊重。”她渴望在音乐圈里获得平静的生活,远离媒体的目光,“媒体对于我的形容词没有一个是好的”。

“一切。那只是我的感觉。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这么说,我畏惧死亡,但……”

原文出处:
原翻译出处:

“家人对我说,你的生活就像一个电影!”她说,“然而我会回答,是啊,我的生活就是十分操蛋的电影。”

目前还不清楚<Money, Power, Glory>最初的创作灵感是否只是为了激怒她的批评者,但它确实像是对批评者下了一个警告:“I'm going to take them for all that they've got”

<born to die>中的歌曲大多是伴随着有力节拍和一些吐词不清段落的hip-hop风,但是现在,她说,“我对那类歌曲制作已经不感冒了。”Hip-hop风早就在2012年发行的改版专辑<Paradise>中逐渐褪去。新专<极端暴力>更恬静,慵懒一些。首支单曲<west coast>,它在副歌转换为更慢的节奏,而一般的歌曲都会要一个更有力的过渡。

我问她在<Video Games>获得巨大成功,给她带来多久的喜悦时,她看上去很惊讶。“我从没有一秒钟享受。”她说,“它带来的一切都糟透了!”

“我生活在汉考克公园(LA)边上的韩国城,所以在我力所能及内,我做很多不一样的事。我不会像个在街上闲逛的疯子、或是经历很多却已迷失所有的人。我知道我该做什么,知道我能帮什么,我是这样一个人。”

然而,当我们走出房间,坐在她的阳台上,眼前的一切又是那么平静。“这个地方很神奇,”她说着并点燃了第一支烟。事实上,当Del Rey开始向我倾诉她是如此的不开心时,我是很惊讶的。她不喜欢做一个流行歌手,她认为外界大评论家们源源不断的批判与讨论使她有了轻生的念头。

在Billboar当时评选出的十大最佳表演中,Lana在凤凰城(Phoenix)科切拉音乐节(Coachella)上的这场演出名列第四。

正文开始:

“没什么……”她说。她看着窗下的那条车水马龙的长街又点燃了一支香烟并说道,“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只知道,现在我喜欢坐在这里,在这个小阳台上。”她身体后倾,在靠椅上躺了很长一段时间,安静地思索着什么。

别这样说,我本能地回答。

她陷入了沉默。窗外法国演奏家的铜管乐声在耳边萦绕,她抽着香烟思考。我想到她的现场表演,即使在户外的夜晚,她也会与粉丝们一起狂欢,她会为粉丝的尖叫而欢悦,会与粉丝合影与亲吻,粉丝们无暇喝彩,都忙着拍她,她便会让她的乐队清弹20分钟,自己下台配合粉丝摆着各种姿势,合影拍照。在那一刻我绝对相信她爱着她所做的一切!

自从她2011年演唱了单曲<Video Games>,2012年发行<Born to die>以来,打雷小姐就收到了疯狂的负面回应。她的歌曲和MV端庄地涉入文化领域,探索色情,道德,权利,屈服,魅力,信仰,流行文化偶像和美国梦的意义。在很多评论和在线讨论中,她面对过很多关于对她不真,业余,反女权主义和商业算计的控诉。(虽然她唯一一首能进入美国Billboard前十的单曲是未曾计划过的:一首由Cedric Gervais混音的她的忧郁怨歌summertime sadness的舞曲)。但是,她已经通过YouTube,在全球拥有了一批热爱她的,能把每句歌词记在心上的铁杆粉。

引起这些的起点,是她突破性的歌曲<Video Games>在2011年引起强烈的反响。莫名其妙的网络爆红(而且是在Del Rey已发布这首歌和自制MV好一段时间后),看过这段视频的人都被这首歌中毒性的旋律深深打动。然而刚开始滚滚而来的赞扬声(2011年的最佳歌曲),却将Del Rey置身于无穷无尽的争论与新闻报导中。不了解她的人对作品指指点点,批评者则捏造了关于她和她的过去:不懂审美、只是一个团队操作的傀儡、是她爸爸用钱砸出来的事业、厚嘴唇是整形的结果、甚至她真的是出身普通无奇的Elizabeth Grant吗?

在下一个晚上,打雷小姐在Expo Hall中表演,那里有拥挤,站立的人群。当她上台时,有高音不断的尖叫。当她从前台下来走向酷似飞机库的大厅后面时,声音不断高涨,随之歌唱。那不像,不像一些音乐会,或是正式的场合。听众们十分认真,分享着每一个词语,有时都淹没过打雷的声音。在台上,打雷小姐只是站在那里唱歌,偶尔摇晃,然后她做了一个预先练好的动作,唱“body electric”时,掀起自己的裙子露了一下屁股,全场歌迷咆哮了。

她如今还依旧如此吗?

最沉重的打击慢慢平复后,Del Rey的生活仍被其他东西不断侵扰。2012年,她的个人电脑被黑客侵入并将各种信息公布在网络:图片、财务细节、医疗记录,更不用说还有她的创作。“一共211首歌,”她叹了口气。“一个未知的恐惧出现在我的日常生活中。”她说她不知道谁通过这些能获得怎样的价值,但仍无法控制那些创作被不断泄露,包括她为别人写的歌,还有那首<Black Beauty>——它已确定收录在新专辑<Ultraviolence>中。

我们在新奥尔良,一个不因安静和平而闻名的城市。在距离Del Rey的酒店两条街的波旁街,这从早到晚都是醉酒狂欢的景象。在相反的方向,你会被充满活力、演奏铜管乐器的法国街头爵士音乐家所触动。而在Del Rey优雅的小套房内,却像“大屠杀”现场般凌乱不堪:手提箱半开着,几袋玉米片零食散落在地板上,甚至她的笔记本电脑也已沾上番茄酱。这让我们暂时不能试听她新专辑<Ultraviolence>中的歌,而她正困惑如何在调味料找到电源插座。

Del Rey喜欢用更为浪漫的话语来描述她的动荡生活。她说,她经常在在深夜的纽约城四处徘徊——“下东区、布鲁克林一角的西区公路”——邂逅陌生人,并考虑着到哪里消遣夜晚。“我的灵感来源于Dylan的故事,你是如何与人相遇并为之谱曲。我遇到很多歌手、画家、摩托车手。他们是我的知己有时比知己更亲密。我被我遇见过的人们深深地吸引。”

“我对偶像有强烈的感情,”她说道,:“他们可能是我最有意义的感情。他们对我来说非常私人化,可能那就是当一个偶像的含义。可能所有人都觉得,他们和偶像有着别人体会不到的感情,就像你爱他们然后你认为你比其他人都更了解偶像们,或者你觉得只有你懂得偶像们本来是怎样的面貌。”

她渴望被视为一个严肃的创作者,这就是为什么那些早期捏造事实的诽谤与指责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然而Del Rey如今真正需要的是退一步来看清身边的一切——她正深陷着的狂风暴雨中——并得到她理所应得的尊重。音乐之外,她的生活似乎相对稳定,她兴奋地描述她和另一位音乐家Barrie-James O'Neill(未婚夫)的关系:“我们经历着最坎坷艰难的生活。他是一个内心非常黑暗的人,已经一连几个月身处完全的黑暗中,创作与等待,他总是有他自己的世界……”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威尼斯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返朴归真的打雷来了,我一直活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