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马市长拿赣南香肠向李雪莲示好,李雪莲

2019-10-08 17:48 来源:未知

农村妇女李雪莲,为了能和家人一起搬到城里,和丈夫协议假离婚来骗单位分房子,谁知假离婚之后发现自己不但没能和家人一起住到房子里,反而失去了自己的丈夫------丈夫不但娶了别人,还骂自己是潘金莲。李雪莲埋怨丈夫突然抛弃自己,咽不下这口气,先是找到法院,要求法院判决自己的离婚是无效的,在追求程序正义,不理会中国残酷的生存现状压迫之下老百姓对法律的种种利用其实并不反映他们的真实诉求之后,法院判决她的离婚是生效的,李雪莲没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支持。但是她毫不气馁,从法院院长找到了县长、市长,甚至国家最高领导,但是失望的是,除了最高领导的雷厉风行抹掉了不作为官员的乌纱帽之外,其余的人从省长到市长到巡查的民警都关心的是自己的利益得失,而不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的简简单单的诉求,没有人安慰她,没有人关心她为什么要上访,当然更没有人站在她的角度帮助她解决问题,其实李想要的不是某个仇人的人头落地,也不是海量的金钱,并非大是大非问题,无非就是对一份被辜负的感情的救赎和对于背信弃义另娶新妇的丈夫的惩罚。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诉求,在国家的最高领导作出指示之后,她依然上访10年,却没有得到解决!
     多么惨痛的现实,而又是多么真实的现实!
    在一定程度上,这是一部现实主义的电影,外国人不喜欢中国人拍的宣传片,因为他们觉得不真实,他们喜欢看中国落后的东西,他们认为这才反映了真实的中国,我想这也是这部电影在外国能够频繁获奖的一个原因吧。然而,这部电影如果真能戳中老百姓的心的话,并不在于讲述了一个值得回味,有深度的故事,而是言他人不敢言,部分的展示了当代中国官员的丑态。
    清末小说《官场现形记》描摹了官员的丑态,这部电影里面的官员-------和李雪莲有过交集的官员和普通的办事人员都在特定的时刻掌握了一定的权利,姑且我们都看作官员的代表,比如,在李雪莲带病到北京上访路上,那个巡警就决定了李能不能到北京上访,而面对没有身份证的李雪莲,他机械的从自己工作的角度出发,丝毫没有一丝对人的关怀,非要把李赶下车,把李抛弃在荒野,此时此刻,他想的只是自己的得失,而不是眼前一个活生生的人的死活。而那些从县长到市长到省长的官员,都是有文化的官员,他们位高权重,出口成章,动辄引经据典,但是只是拿来说说而已,说的词语越文雅,离老百姓的诉求越遥远。
     冯小刚是中国现在导演之中的实力派,风格风趣幽默,贴近生活又超越生活,通过一个个故事把自己对于老百姓生活的观察和文化的态度展示给国人看,也因此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功成名就之后的冯小刚开始逐步把自己的对于文化的反思一一通过电影展示人前,《老炮儿》里面六爷的那种堂吉诃德的精神就是有冯对于中国文化缺少文化的深深叹息,但是一个导演的风格就是风格,不可能想变就变,就像林黛玉不可能去参加百米赛跑一样,试图猛然改变太多,则有不伦不类之感。
   《我不是潘金莲》讲了一个故事,但是这个故事没有讲好。故事的主题已经定型,一个现代老百姓为了一个朴素的诉求被拒绝被讥笑被惩罚的故事,但是冯导用的圆形画面以及俏皮对白和故事的沉重基调是格格不入,圆形的画面似乎更适合罗曼蒂克的爱情电影;故事似乎想要采用纪录片的形式,但是只有纪录片的形,而没有纪录片的实,情节直白毫无深度,通篇情节比新闻联播还枯燥,人物的语言不生动、不符合人物的身份,而且关于主角本身的文化修养和基本的法律素质的争议已经让大部分影迷纠结了,谁还有心思去关心主题?
     李雪莲不是秋菊,秋菊为自己的丈夫讨说法毫无争议有理有据,不是夫妻二人合伙欺骗政府,然后又希望政府做主帮助自己找回失去的尊严;故事本身就虚弱不堪,经不起推敲,加上范冰冰本人时而普通话、时而方言,用知识分子的语言诉说农妇的遭遇,实在让人眼晕。
     然而,作为一名深切关注民生的导员,主题远远大于技巧,在这一点上,冯小刚是成功的。

艺术与现实:电影叙事逻辑的断裂

一部用冯氏黑色幽默来叙述的正剧《我不是潘金莲》,主题是中国成千上万的草根民众和成千上万的基层公务员,最不愿看的一个话题——上访。而这一纸“访状”,割裂是民与民、官与官、民与官、官与民之间的和谐关系,甚而割裂了整个的中国社会,导致了官民对立和互不信任,而解决此一问题的终极方法,目前还在探索中……

我们总以为上访的人就都是英雄,上访的人就一定是占理的,但上访的群众里,就是有李雪莲这样不懂法律,不占理的上访。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一碗土豆泥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电影改编自刘震云的同名小说,一方是女主角李雪莲,为单位分房和生二胎,她与丈夫商量假离婚,不料丈夫假戏真做,李雪莲要求法院先判此前的离婚无效,给她复婚,然后再判离婚;另一方是各级官员,但法院、县长、市长都无法满足李雪莲的这个“无法律依据”的要求。李雪莲认理,不断上访,最终在中央首长的压力下,省里罢免与此相关的各级官员。但是李雪莲又对前夫的一句“我看你是潘金莲”耿耿于怀,继续上访,新任的各级官员一改此前的推诿态度,“积极”地通过攀亲戚、送温暖、监视看护、帮忙找对象、进京接访等方式去平息李雪莲的缠访缠讼。政府部门投入大量资源处理李雪莲问题,结果并不令人满意,最终李雪莲前夫的意外死亡才终结了上访,此时李雪莲只是因为认命而停止上访。

图片 1

他为了能拍《一声叹息》而先拍摄了《甲方乙方》、《不见不散》、《没完没了》。

然而,法院院长、县长、市长都无法理解李雪莲的辛酸泪,而将她的话当作谎言和荒唐语。正是在这里,我们发现电影的漏洞,实际上,一线的基层官员一般都可以理解,李雪莲听从牛的话不上访,比写书面保证书更可靠。如果说电影所展现的官场百态很写实、很走心的话,那么此处更多是艺术处理了,故意将官员描写得如此“不接地气”,以便为后面的情节做铺垫。当然,小说也好,电影也罢,并非一定要写实。但我们须明白,电影所构建的看似逻辑严密的故事叙事在此处是断裂的;放在中国现实的基层政治中,大多数上访、无理上访、缠访缠讼在此时是可以终结的。在党和国家要求的官员伦理中,践行群众路线是基本的要求,官员对其直面的老百姓的事情可谓是了如指掌。

但是,从北京的首长到市长到县长再到法院院长,又将这件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层层下放处理。结果,李雪莲的状越告越大,她将所有她认为的轻视她冤情的官员从庭长到市长都告上了北京。李雪莲喊冤时间也越喊越长,从少妇告成了老太婆。而当地的官场也将李雪莲视作搞丢自己乌纱帽的肉中刺,眼中钉,严防死守,恨之入骨。二十年后,当地官员换了一茬,但李雪莲却仍旧在上访。为此,新任市长和县长决定要早日处理好李雪莲的问题,决定晓之以理动,动之以情,做好李雪莲的工作。

像李雪莲这种无理的上访,法官们依法判案,各级官员对待李雪莲上访的处理,都是复合程序,没有错的。却被自以为是的首长一句话,纷纷丢了乌纱帽。

26年前,电影《秋菊打官司》在法学界引起了广泛、深入的讨论,这种热度至今不减,“秋菊”也成为社科法学研究范式中的“常客”。2年前,冯小刚执导一部与法律有关的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尽管票房不错,但在法学界的影响可谓雷声大雨点小,鲜有人关注。《秋菊打官司》以朴素的风格去说一个看上去很真实的故事,它让我们淡淡地想起了法律;“秋菊的困惑”有一个清晰的问题意识——在现代法治与“本土资源”相遭遇的“下乡”过程中,官员、乡村长老、老百姓该如何自处,法治如何建立。《我不是潘金莲》自始至终都在有意地蹭法治的热点、有计划地针砭时弊,但主旨并不那么清晰,没有引出多少学术上的思考,整部影片给人的感觉就是“李雪莲”的困境是无解的。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异?本文无法对所有法律问题都有所涉及,仅仅关注“李雪莲式”的困境到底应该如何解决。

图片 2

而马市长所嘚瑟的香肠,并不是赣南香肠,看起来像广式香肠。而且,赣南并不生产香肠,也只有部分人家会在冬天里晒一点香肠。

影片花了很多笔墨去细致地描述各级官员的处理措施,但是似乎又缺少了什么,我们可以从一个细节发现这种有意无意的缺失。李雪莲在连年上访无果后,在一次与牛的“交谈”后想通了,决定不再去上访,但是官员们却将此当作玩笑和戏弄。天赐的良机丧失,上访和官员围追堵截的死循环重新开启。的确,在正常人眼中,听了牛的话看似不可理喻,但是在李雪莲的生活中,这并不荒唐:影片中李雪莲真正的亲人很少,除了不愿为她杀人的弟弟外,关心她的人就只剩下各怀私心的屠户和厨师;家里除了她之外唯一能“说话”的就是牛,对于这样一个孤独、执拗的农村妇女来说,她听了牛的话并不稀奇。

电影留给我的思考是,如果李雪莲的丈夫不死,李雪莲告状的问题还会持续,上访问题的解决还是没有结果。由于上访问题,导致的各种个人悲剧和政府社会管理的压力仍旧在发生,成为中国社会的一个痼疾。冯小刚导演是聪明人,他的电影给出的答案其实是没有答案。这才是这部影片最发人深思的。

如果说,马市长是提着一箱脐橙去向李雪莲示好,并说,这脐橙乡下老母亲种的,是纯正的赣南乡村味。那么无疑,马市长就是赣南人了。

也正是在这里,我们发现,尽管影片多次呈现了基层官员的“走心”拉拢,但我们很容易发现这套运作中有意缺失了很多角色:李雪莲的父母、拐弯村村干部、李雪莲的大儿子(李雪莲后来所说,她当初假离婚也是为了生二胎,农村的计划生育政策一般是第一胎生儿子不许再生二胎,由此推断她的第一个孩子是儿子)。正是这些未被影片关注的“不在场者”,才是经典群众路线实践和维稳工作中的关键。为了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的确可能不让孩子出现,但是在劝说李雪莲和前夫时,完全应该搬出他们共同的儿子,这几乎是任何一个有常识的中国人都知道的事情。可偏偏影片中的官员都不会,王公道七拐八弯地认李雪莲为“大表姐”,却不知道大表姐与前表姐夫有个共同的儿子。这是很荒唐的,我们无法认为这是基层官员的真实写照。当然,电影需要艺术加工,可以省略,可以夸张,可以写实,也可以魔幻。但是,如果我们要将电影反映的现象直接拿来分析现实、针砭时政,则一定要区分出艺术表达与现实之间的差别。

所以,《我不是潘金莲》是冯小刚导演拍的一部好片,一部严肃题材的正剧,让我们看到了中国信访制度现在正在发生着的问题的严重性和严肃性,思考国家和社会的如何长期稳定与和谐问题。电影是幽默的,但是事实是残酷的。

官员们怕上访吗?当然怕啊!

影片讲述了我国南方某地农村妇女李雪莲(范冰冰扮),由于为了生二胎与丈夫秦玉河(李宗翰扮)假离婚。结果其夫假戏真做,离婚后另娶他人抛弃了李雪莲。李雪莲不服,拿着离婚证找到乡法院庭长王公道(大鹏扮),请求法院裁决此离婚是假离婚不是真离婚。最后,在这宗怄气式的民事诉讼中,法院裁决李雪莲的离婚是真离婚,由此打开了李雪莲长达二十年的上访之路。李雪莲层层上访,从县法院到县长到市长再到北京“告御状”,李雪莲要求政府证明她和前夫秦玉河是假离婚。

而李雪莲不答应了,去拦法院院长的车,再去拦县长的车,再到市政府去上访。本来是要告秦玉河一个人,后来就演变成了要告秦玉河、法院院长、县长、还有市长。又突然灵机一动,就跑去首都,拦下正在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首长的车。

图片 3

王院长劝不动李雪莲,那么郑县长出马;郑县没能说服,反而再次刺激到了李雪莲,那么马市长出面。

但是,事与愿违,调解无效,更用上了“围炉谈心”、“让李雪莲追求者赵大头(郭涛扮)与其结婚化解问题”等方法,最后反而逼迫本来已打算放弃“告御状”的李雪莲再次上北京。当李雪莲在北京被县长郑重和法院院长王公道带队的“工作组”截访抓回老家时,突然传来了李雪莲上访问题的源点——前夫秦玉河死亡的消息,长达二十年的上访问题,终于结束了……

图片 4

图片 5

为了分到前夫秦玉河单位的里一套房子,更是为了生第二胎,李雪莲提出和秦玉河假离婚。但是秦玉河这个畜生,却马上和别的女人好上了,结婚了,还住进了单位新分的那套房子里。假离婚变成了真离婚。

李雪莲的老家是在婺源取景,但是口音和方言并不是婺源的。

《一九四九》能过审核,他已经是调动了不少资源,费了不少的劲儿。而《我不是潘金莲》能通过审核,着实让人大惊!

但在电影尾声时,李雪莲说自己那次进京后,就没在回老家,而是留在北京和表弟一起开了间餐馆。

我在一家四线城市的门户网当编辑,只要我们网站上出现一点点关于政府、公职人员、事业单位,稍微有一丁点儿的负面信息。相关部门就是打电话来,强制要求我们删帖。理由就是要维护社会稳定,维护政府形象。

十年后,李雪莲再度进京告状,郑县长一开始斩钉截铁地对马市长说,李雪莲在黄山旅行,不会再去告状了。马上长便把李雪莲上访的事当做笑话一样讲给了副省长听。副省长姓孟。

冯小刚因为拍片而和万达两个王总撕逼,有人说是因为华谊和万达的高层恩怨;有人说因为冯小刚本人是投资人,是为了钱。看完《我不是潘金莲》后,我更相信,是因为一个导演太在乎这部作品,是在为自己的作品叫屈、发声。

真是有理,击鼓伸冤的那种上访,官员肯定是怕得发抖,要动用一切力量,把上访扼杀在摇篮里。

许多人受了委屈,选择忍耐,而李雪莲是受了委屈绝不忍耐,一定要讨回个公道。

图片 6

赣南的代表特产并不是香肠,而是脐橙。赣南脐橙有着超强的辨别度和知名度,是赣南的名片。

从司法角度来讲,结婚证变成了离婚证,那就是离婚了,不存在真离婚和假离婚。大鹏扮演的王公道是依法宣判,案子判得很对。

因为有了因此被撤职的前任,所以现任的市长马文彬、县长郑重、以及法院院长王公道极度重视。

用冯小刚自己的话来说是:我是在走投无路情况下狠下心去拍商业片的,所以我现在知道哪些东西是抗不过的,哪些东西是可以坚持的。

为了拍《一九四二》,先拍了两部《非诚勿扰》。为了能让《一九四二》通过审核,他接了春晚总导演的活儿。《一九四二》票房惨败后,他又立马为华谊拍了《私人订制》,作为补偿。

所以,民众来上访,官员都担心会给政府,其实也就是官员自己带来不良的影响。

在你看了主创阵容就知道是烂片,看了开始10分钟就想离场的国产电影市场里,冯小刚是在追求着做质量高的好电影。

各级官员都只对上负责,只关心自己的仕途,从来不关心过民众。这就是我们身边公务员的日常和精神啊,这就是一部《官场现形记》。

她来到老胡的果园,寻找歪脖子树,准备上吊。被老胡发现后,拦了下来。老胡说,如果一定要上吊的话,就去对面的果园,那果园的老板姓曹,是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在赣南,有个骂人的词叫“曹头”,意思可以理解为和屌丝差不多。

图片 7

电影里隐隐约约透露故事发生地是在江西,而且和赣南有着一丝暧昧的联系。

李雪莲一开始就不占理。但我们身边不就到处都有李雪莲吗,为了分房假离婚,为了能多要个孩子而假离婚,他们是政治政策的牺牲者。李雪莲虽然是法盲,不占理,但她是不是很委屈?当然很委屈。她想要讨回公道错了吗,当然也没有错。

在秦玉河死后,李雪莲的状也告不了啦。十来年,告状是李雪莲的精神支持,但突然一下子,支柱倒塌了,李雪莲觉着活得没意思。

从而又开启了一段李雪莲又要上首都告状,各级官员如何围堵李雪莲的闹剧。最后因秦玉河意外死亡,李雪莲才停止了告状的步伐。

马市长去李雪莲家劝说李雪莲,为了体现自己亲民,他在李雪莲的餐馆里请李雪莲吃饭。为了向李雪莲示好,还自己带了香肠,并亲自动手切菜。他向李雪莲嘚瑟乡下老母亲制作的香肠,镜头给了个特写。马市长说不敢保证味道有多好,但是赣南乡村味却是很纯正的。

明明就是李雪莲不在理,中央首长也没做任何调查,就判定这是起冤案,于是愤慨的演讲一番,市长、县长、法院院长就都被撤职了。

《我不是潘金莲》里女主李雪莲,用马市长的话来说,那就不是一般的农村妇女。

所以《我不是潘金莲》能通过审核,能公映,容易吗?冯小刚说,为了这部电影,不知道哭了多少回。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真公映了。

所以,马市长的老家是在哪里,也不得而知。而故事究竟是发生在哪里,也不得而知。就像是架空了的一个时代,一个地方。在故事发生地,用圆形画面,就是突显故事的戏剧性,一切都似真非真,似假非假。

冯小刚曾多次提到,如果不是因为《一地鸡毛》《我不是你爸爸》这些写实的片子被折杀了,他就直接奔着《我不是潘金莲》去了,中间不会有《甲方乙方》这些贺岁片,不会等待这么多年。

图片 8

模糊故事发生地,上访到了中央就点到为止,这都是为了能上映,冯小刚做了的一点妥协。

图片 9

但对于李雪莲来说,她的冤屈还是冤屈,公道还是没有讨回,于是锲而不舍的继续在人大期间去首都告状。一告就是十年。

而李雪莲却因此受到了刺激,也流产了。李雪莲是同时失去了房子、丈夫还有孩子。她实在气不过,就想要为自己,为那还能没成型的孩子讨回公道——告秦玉河。要求秦玉河承认假离婚,他们再结一次婚,然后再真离一次婚。

为了拍《集结号》,先拍了《夜宴》。

而为了能制作出真正的好电影,他也在向市场妥协,只是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妥协,什么时候该坚持。用史航的话来说就是:冯小刚是一个知道什么时候该逞能,什么时候该示弱的人。

虽然一直不太喜欢电影圈里的冯小刚本人,但还是很敬重作为电影人的冯小刚,更喜欢冯小刚的大部分电影。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威尼斯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什么马市长拿赣南香肠向李雪莲示好,李雪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