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土上的命运之尘,相信一份爱的可能

2019-10-08 17:48 来源:未知

      记得去年奥斯卡颁奖季的时候,我是力挺这部电影夺得外语片的——即使是在还没看的情况下。。。因为这部影片的名字给予了我巨大的吸引力,想来应该与战争有关,但没想到的是,得到的却是个如此虐的故事。

中东一直是战争与冲突的聚集地之一,而身处于那个地方、那个时代的纳娃·玛文自然成为了历史的牺牲品。她与信仰异教的青年相爱后怀孕,她的哥哥却当着她的面将青年打死,纳娃生下孩子后却又不得不送往孤儿院。纳娃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次见到他,只认得他右脚后的三颗小点。多年后,年老体弱的纳娃在一个不经意的时刻见到了他的儿子,认出了他,他就是当年强暴纳娃的监狱看守。面对此情此景,任何人都会瞬间崩溃;被自己的儿子强奸后,生下一双儿女,这究竟是历史的苦难还是人性道德的沦丧;当然事情发生时,没有人知道事情的真相,也从未料想过它的后果。

  对比起一般反战电影那种通常习惯于大量惨无人道的屠杀流血和死亡,焦土之城去至始至终都围绕着亲情寻根,来展开战争以及宗教之间的斗争 给普通民众所带来深深地伤害。
    双胞胎姐弟珍妮(跟西蒙(收到过世的母亲娜瓦尔的遗嘱,可当宣读完内容之后,两姐弟却一时难以接受这样的遗嘱:一份是写给他们从未蒙面的父亲;一份是写给她的第三个孩子——他们更是不知道这个哥哥的存在。影片巧妙的游走在两个不同的时空:母亲终其一生苦苦寻觅自己的长子;姐弟遵循母亲的遗嘱前往中东寻找他们的父亲与兄长。可越是穷其究竟,他们面对的越是理不清的头绪跟令人震惊的真相。
  影片开头试衣服战争中避难的孩子,镜头最终停留在一名双眼硕大却充满着仇恨愤怒的男孩,仇恨复仇的种子就这样一代一代的繁衍持续;狭隘的宗教主义,一味的通过非正义暴力来铲除所谓的异端以证实自身信仰的崇高是多么无奈。
  影片中有一幕,纳瓦尔到德蕾莎营地寻子时为了搭上穆斯林难民的车,毫不犹豫的摘下自己脖子上的十字架项链;此刻,人类母性的光辉远远大于宗教所带来信仰上的禁忌,也消磨了种族和其他一切外在事物所带来的束缚,一心一意不惜一切只为找到儿子。下车前一群基督教民兵将车上的穆斯林难民全部枪杀,纳瓦尔去机智的掏出十字架项链表明自己的身份信仰,也勇敢的想要救下其中一名妇女的小孩,但小女孩一声一声的呼唤让她难逃一劫,最终被民兵枪杀和母亲一起被焚烧。
   到达南部的纳瓦尔始终逃离不掉,空洞宗教和仇恨对人性的支配;尼哈德也无法抗拒逃离时代的洪流,只能无情的被历史所裹挟成为一个滥杀无辜的施暴者。众人似乎都无法逃离意识形态,宗教信仰以及各种冲突所带来的苦难悲剧,只能沦为历史发展的铺路石。
  与俄狄浦斯相同的是,人跟命运的冲突,浓重的命运观念。俄狄浦斯逃脱不了体现命运的太阳神“神示”的罗网;对于这样一个为人民、为国家做了无数好事的英雄所遭受的厄运,索福克勒斯深感愤慨,发出了对神的正义性的怀疑,控诉命运的不公和残酷,赞扬主人公在跟命运斗争中所表现出来的坚强意志和英雄行为。因此,尽管结局是悲惨的,但这种明知“神示”不可违而违之的精神,也是对个人自主精神的肯定。
但是与俄狄浦斯不同的是尼哈德为了抗争,走上的却是一条通向恶魔的道路。
  与不公命运抗争时,个人与历史横行的车轮闲的卑微渺小;信仰的坚定固然重要,但是手段的正义性也是不可忽视的;无法预知未来,尽量把握当下。

       看完整片之后,我开始思考,究竟什么是爱?什么是爱情?能够让一个人背离家族的信仰,承受亲人的唾骂,让自己承受孤寂和痛苦,在失去爱人之际甘愿承受一切来延续爱的结晶。纳娃玛文在爱情面前是勇敢的,但是让我来评论,我觉得,在对抗信仰,对抗你所无法选择的立场面前,爱情显得毫无生气,因为有的爱如果无法承受就注定是一场悲剧,又或许是悲剧的开始。

      这不是一部结尾出人意料到让你惊叹的影片,因为影片的时时刻刻都在埋下伏笔,就仿佛是母亲设好的一个圈套,而两个孩子还有我们,一步步的步入到圈套里,以为最后得知结局你会哇哦的一声觉得不可思议,其实不然。

战争摧毁家园,带走亲人的生命,让整座城市都变成废墟,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事情,而使人丧失最基本的人性和信、望、爱才是它最恐怖的地方。对纳娃而言,战争让她失去了爱人、儿子,但作为母亲的信念支撑她走过人生大半辈子,在最残酷的现实面前,她也没有崩溃,只是对这个世界充满无奈和悲凉感。难怪她在遗嘱里说道,“让我裸身下葬,脸朝下,背对世界。”
虽然电影对于中东当时的民族和宗教矛盾刻画得不多,但随处可见的荒芜和人心惶惶的景象,无疑不是在暗示这些激烈冲突之后对国家、个人留下的残骸与阴影;纳娃当初由于和信仰异教青年相恋并且未婚先孕这件事情,就使得她变成了家乡所有人眼里的耻辱。而本来是尊贵的生命在她们眼里根本比不上所谓的“宗教荣誉”,这是战争时代的弊病,也是许多人难以走出的道德荒原。
纳娃在寻找孤儿院的过程中,亲眼目睹了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兵将一辆汽车上的所有乘客都开枪杀光,而她掏出的一根十字架项链竟然轻而易举地救了她的性命;她想救下那个可怜的孩子,而那孩子却因童真和单纯而顷刻丧生。众人离去,在莫大的荒漠之中,黑烟升起,只剩纳娃躺在地上目睹这一切,无助且绝望。对于这个丧失理智与人性的时代,她能做什么?只有用一己之力在这座废墟之城,顽强地抵抗和生存。

        纳娃玛文爱上了瓦哈巴,纳娃玛文一家是忠诚的基督教徒,瓦哈巴是伊斯兰教徒难民的儿子。电影没有明确他们的国家,但是在信仰面前,这样的爱情注定是没有结局的,因为这个社会不允许,这个家族不允许,他们不允许基督教徒和伊斯兰教徒结合。所以在爱情面前纳娃玛文是勇敢的,我没有权利说这样的爱情是错误的,但是影片中纳娃的奶奶告诉她,她应该回到学校,学会阅读,学会思考。说明在奶奶的眼里,纳娃面对这样的爱情是不理智的,她不理智地背离了信仰,这种行为是荒谬的,是对家族的亵渎。但是,直到影片的最后,我发现,纳娃所追求的爱与信仰,是不受任何社会伦理和政治立场限制的,是一种真实的,是一种极度真实的人性的表现。

      两条穿越时空的寻亲之旅,告诉我们的无非两件事,战争的残酷影响与宗教信仰的执拗,相信读出战争残酷的童鞋应该不在少数,因为片名告诉了一切,焦土之城,大意即指被战火掠过的城市,战争留给人的后果是残酷的,家庭颠沛流离,人伦道德沦丧,可以让人扫射并火烧还有活人的客车,甚至是连孩童都不放过。我想战争是不会改变人性的,但它会令人性中的光辉和黑暗放大到极致,印象深刻的是尼哈德在高处射杀几个孩子,其实当时的尼哈德也只不过是个孩子。在自己所操控的地方为所欲为似乎是一件在寻常不过的事。

影片开始,纳娃托付的委托人将几封信件交给纳娃的孩子珍和西蒙时,就为他们和所有人布下了一个局;我们都迫切地想知道信封里到底掩藏了多少秘密,而最后得知真相的所有人都会为之震惊。甚至也一度猜想,为什么母亲纳娃要如此残忍地向孩子珍和西蒙道出真相呢?在纳娃已经知道了儿子尼哈德就是当年强奸她的拷问官阿布塔雷之后,有必要让她的孩子也亲自去触摸那悲痛历史的伤痕吗?
电影最后,那两封给尼哈德的信,纳娃以两种身份给他写了信;既让他想起了当年自己的罪行,说明了作为受害者的心理创伤,也表达了作为母亲的爱意,因为纳娃知道尼哈德肯定也在四处寻找自己的家人。那一句“能在一起就是最美的”无疑杂糅了一个母亲对于战争的最悲痛诉求和最深沉的爱。

       纳娃没有因为遭受的苦难而责难于珍和西蒙,她没有因为遭受的苦难而责难于尼哈德。作为母亲,她是爱尼哈德的,她是爱珍和西蒙的。作为爱人,她是爱瓦哈巴的,作为基督教徒,她是爱这个信仰的,因为她自始自终都带着那个十字架的项链。就像我之前所说的,有时候不被接受的爱,往往是悲剧的开始。如果纳娃面对与瓦哈巴的爱情,选择放弃,那么这个悲剧从一开始就不会有;如果纳娃面对分离的儿子,尼哈德,选择放弃寻找,那么也许她就可以像奶奶所要求的那样,重新开始;如果纳娃面对右派基督教徒的屠杀,选择屈服,那么她也许可以苟延残喘地活着,因为我真的不觉得纳娃所说的“能在一起就是一种幸福”,我反而认同西蒙的看法,有些事情还是不必知道的好,因为真相往往让人无法承受;如果在监狱里,她选择早早地屈服,她也许就不会遇见尼哈德,不会成为唱歌的女人,不会成为婊子72号。但是,纳娃的个性从她选择与瓦哈巴私奔就足以看出来。我同样没有资格去评价这种行为,但是我绝对没有这样的勇气,因为如果你选择抗争这个社会,你的结局注定是失败的。

       但是,为什么会有这场残酷的战争?影片中很明确的表示是因为不同的宗教信仰,自古以来中东地区的基督教和穆斯林就不得安生,正是因为信仰的不同,让侩子手们屠杀客车上的人时会因一个十字架而放纳瓦尔一条性命。相信很多人都看到枪手T恤上的头像,但不知道你们注意到一个细节没有,他们每个人的枪上都有圣母或者耶稣的照片。

如果纳娃的内心不够坚定,如果她在被关进监狱,被千般折磨时就抵抗不住而丧失了理智,如果纳娃对迟来的真相感到心死,如果纳娃没有勇气将这一切告诉儿女珍和西蒙,告诉既是刽子手又是儿子的尼哈德,那么所有的一切都变成绝望的轮回。没有人会知道掩藏在这座焦土之城里的秘密,没有人会了解这个叫做纳娃的女性所遭受的烈火焚身般的煎熬。
尽管电影的所有都悲重不已,结局还是安上了一个欣慰的尾巴;纳娃终于能够入土为安,因为誓言得以遵守,缄默也不复存在,而她的儿子尼哈德也将长久地伫立于母亲的坟墓前,赎罪。
战争使人痛苦,使人哀嚎,而在受伤之后,纳娃发现命运将仇恨的指针指向了自己最想见的儿子,那她是该怨恨,该痛苦,该庆幸?纳娃选择了用最后一丝爱来清洗所有的灰尘。

       西蒙在影片开始就说自己的母亲不正常,他希望母亲能够有一个正常的葬礼,但是律师告诉珍,告诉她说,“有时候我似乎并不了解纳娃,但是我知道她不是疯子”。也许西蒙知道,如果揭露纳娃的真相,这将会是他痛苦,所以他并不希望自己的妹妹去寻找所谓的父亲和所谓的哥哥。西蒙的要求很简单,他只是希望自己能够正常地生活,所以他告诉妹妹,“母亲的死,让他觉得松了一口气”。我是赞同西蒙的。但是珍作为一个数学家,已经习惯了揭露真相,因为“只有真相才能让人平静”。所以珍回到了母亲的家乡。

      想来尼哈德在得知自己曾强奸的是自己日夜寻找的母亲一定会痛不欲生,但是俗话说种因得果,或许你此刻种下的因,果由别人来偿,但你不敢保证的是这个果不会回到自己头上,如果他没种下强奸别人的因,那么强奸自己母亲的这个果是如何都不会落在自己头上的。

        我不知道是怎样的勇气,能够使纳娃让自己的孩子去揭露自己的这段历史,也许她觉得孩子们有权力去追寻历史的真相,尼哈德也有权力去相信他的母亲是爱他的,他的母亲不怪他,因为他的母亲知道“童年,就像插入咽喉的匕首,很难拔出来”。但是这样的爱却得到了这样的结局,这究竟是谁的错。是纳娃的错吗?如果她一开始就不选择和瓦哈巴的这段爱情,如果她从一开始就放弃生下尼哈德。是尼哈德的错吗?如果他没有冷血到成为虐待囚犯的战斗机器,如果他没有成为狙击手,射杀少年。是西蒙和珍的错吗?如果他们选择放弃这段历史。这并不能够称作叫谁的过错,因为他们都是这段悲剧的遭受者。
       
       影片的结尾“献给祖母”,我没有找到关于这部小说作者的任何人生经历,也不知道这部小说的原型,但是我相信,由于战争带给人的悲剧应该远远大于这些。面对有些悲剧,我们可以歇斯底里,可以豪声大骂,可以哭泣。但是这部影片最大的震撼恰恰是,面对这样结局,我们只有保持缄默。

      不难想象,当一个普通的信仰,变成狂热、毫无根据的盲目崇拜,所有与其相悖的东西都会遭到排斥,那么一切也就变得不可收拾。

       纳娃选择裸体下葬,面朝泥土,没有碑文,在向阳处的石头上刻上自己的名字。裸身下葬,面朝泥土,也许是纳娃对这个世界所做的最后的抗争。向阳处的石刻,说明了在她心中,她对这个社会仍然充满爱和希望。我承认我并不是一个坚强的人,也不是一个勇于向命运抗争的人,因为有时候社会的现状是注定的,命运是注定的,人在整个社会和信仰面前是渺小的,是不足为道的。

       所以,最后我只想说,如果有些爱从一开始就注定没有结局,不如选择不要开始,因为只要开始了,往往就是一场悲剧。

图片 1

你和谁的军队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威尼斯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焦土上的命运之尘,相信一份爱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