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电影全世界都看懂,金科娱乐购得黑泽明遗作

2019-11-07 07:53 来源:未知

图片 1合影

日前举办的编剧论坛上,有位学生向芦苇提问,说他在拍摄敦煌纪录片的时候,对王道士和斯坦因的故事很感兴趣,但朋友们觉得这个故事没有商业性,”年轻导演不拍城市里的脑残故事,而对这种题材感兴趣,应该怎样处理?“

图片 2

金科娱乐购得黑泽明遗作版权 《枪神》概念海报发布

2017年05月24日 来源:搞趣网 作者:厂商投稿 搞趣网官方微博

2017年5月18日,第70届戛纳电影节开幕第二天,由日本黑泽制作株式会社和中国金科娱乐文化有限公司联合举办的“致敬黑泽明”高端电影论坛隆重举行。论坛上公布了金科娱乐成为黑泽明所有未影像化作品在全球的独家代理商,并且发布了黑泽明新遗作《枪神》的概念海报。

图片 3

枪神概念海报

来自华语电影界的重要人物——演员郝蕾、导演陈德森、编剧程青松以及黑泽明的外孙——日本演员加藤隆之,共同向亚洲电影天皇,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美国奥斯卡最佳导演的获得者,第一个走向世界的亚洲导演黑泽明致敬。

这次论坛也是出品过《乱》与《梦》等经典影片的黑泽制作首次与中国公司合作举办论坛活动。同时也公布了黑泽明的剧本遗作《枪神》由金科娱乐购得版权,暂定将于2019年上映,期待这部影片能重返曾经给黑泽天皇带来金棕榈荣誉的电影圣殿。

图片 4

黑泽明导演的女儿黑泽和子女士专门为活动录制了VCR。此次论坛对黑泽明导演剧本遗作《枪神》进行了首次曝光,并在活动现场展示了电影的概念海报。

“向伟大致敬”的论坛由《青年电影手册》主编程青松担任嘉宾主持,在场的电影人、全球媒体人和观众回顾了黑泽明的经典影片。嘉宾郝蕾、陈德森解析黑泽导演的作品,探讨他对亚洲电影和世界电影的发展的重要意义,研究其艺术作品在当代的借鉴意义,共同致敬一代电影天皇。

图片 5

作为黑泽明的外孙,加藤隆之先生带来了黑泽明先生的三部作品并解析了其中的镜头语言,加藤隆之先生表示,祖父黑泽明是他的电影生涯的启蒙导师,也是许多当代电影人的启蒙导师,“我的祖父黑泽明是一位创造者,给我们后面学电影的人,从事电影工作的人,拍电影的人以很大的启发,这是他给世界电影的一个贡献。”

图片 6

曾两次携带主竞赛作品出席戛纳电影节全球首映式的中国著名演员郝蕾,也是黑泽大师的拥趸,“《罗生门》、《影子武士》、《梦》这些名作都给我带来了很深的影响。”,没有机会和这样一位电影大师合作也是郝蕾心中的一个遗憾,“他的所有戏里面的演员的状态是非常一致的,包括群众演员,他一定是有特别的引导,要不然所有人的状态是保持不了的,但是他又给了一个很宽阔的空间。我觉得这真是太棒了,我要是生在那时候就好了。”

“黑泽明导演作为世界电影史上最有成就的导演,对世界电影和亚洲电影影响巨大。不管是拍摄文艺片的导演,还是商业片的导演,从黑泽明的作品中受益良多。我13岁的时候看的《椿三十郎》,然后我开始学柔道,从此开始只喜欢看动作片,《七武士》这部作品对我是影响最深的,它不只是动作拍的赏心悦目,它向我展示了动作电影可以达到的高度。”香港导演陈德森表示很高兴能够参加到这场论坛,黑泽明的电影对陈德森导演来说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枪神》是黑泽明作品中少有的轻喜剧故事,讲述了一个拥有“价值千石”长枪的武士和他的随从于乱世里游历,并引发的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事件。提前阅读过剧本的程青松先生透露,《枪神》跟黑泽明导演的很多作品一样,虽然故事发生在日本,依然具有“黑泽明式”的世界眼光,啼笑皆非的故事里,呈现的是人在万事万物之前的渺小。

金科娱乐影视业务负责人任利华女士表示:“遇到《枪神》是一种缘分,我们被这部遗作的气质与精神所吸引,我们很高兴能得到黑泽明先生的家人和团队的全力支持。”黑泽制作方的代表加藤隆之先生则表示,用古日语进行剧本创作的《枪神》是外祖父黑泽明最想搬上银幕的作品,当年因一些小小的遗憾未能成行,希望自己可以为外祖父弥补遗憾。“我的家人和我非常高兴与金科娱乐合作,完成我外祖父的电影《枪神》,我们期待着给世界范围内黑泽明数百万的粉丝们观赏黑泽明未能面世杰作的机会。”

据悉,金科娱乐已与黑泽制作达成战略合作,成为黑泽明所有未影像化作品在全球的独家代理商,《枪神》则是其影视业务板块的开疆之作。

更多手机游戏资讯,敬请关注搞趣网资讯频道!

【责任编辑:晴海龙少】

12月8日电 如何在剧本中融合不同的文化背景?如何与跨国团队合作、沟通?如何谈一场文化碰撞的“恋爱”?7日,第二届青年编剧高级研习班在天津举行,日本编剧荒井晴彦、法国导演弗里德里克·奥伯汀、好莱坞编剧史蒂文·加里·班克斯和中国编剧芦苇齐聚一堂,畅谈编剧跨国合作可能性。

图片 7

关注 1932056

中国电影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阎晓明提到,这几年中国电影发展非常快,但票房和口碑好的电影越来越少,因此需要创作者有独到的间解和天才的想法。

芦苇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将这个故事延伸到的方方面面讲了一遍,比如丝绸之路的发现,敦煌壁画的传奇,王道士对于壁画破坏的影响等等,最后说:“你说的这个题材特别有意思,写成剧本很有价值,但也比较难写,需要组织很好的创作力量,包括剧本,包括整个电影对他的认识,这是需要下功夫进行研究的。”

献吻 0

作为威秀电影亚洲公司总裁的艾秋兴在跨国电影合作上颇有经验,她抛砖引玉地提起了在日美合拍片《最后的武士》。荒井晴彦表示:“就我来看,这部影片的完成度不是很差”。

这就是芦苇的方式,他或许不会给你想要的答案,但他会用自己的阅历为你指引方向。

献花 0

在此之后他批评了日本电影墙内开花墙外香的现象,很多日本电影国内反响平平,在国际电影节上却收获颇丰。“他们是站在欧美的视角上拍的,如一说到日本,就是武士、切腹或者艺伎这些要素都是必须存在的,这恐怕是为了满足外国人的一种需要吧。”

这一辈的青年导演怎么还没长大?

黑泽明

说起代表日本的一些电影导演,像小津安二郎、黑泽明、沟口健二这些导演。黑泽明很多都是改编莎士比亚的原著,荒井晴彦称之为:“属于全世界的黑泽明”。他的这个电影是贯穿东西文化的感觉。小津著名的《东京物语》也是有这样的关系。他认为真正日本式的电影应该是任侠片(相当于中国的武侠片):“主要表达的一个主题是关于日本式的人情,就是一个公理、道理和人情的主题,但很可惜这种电影在世界上没什么市场”。

图片 8

英文名:

荒井晴彦向青年编剧建议,如若遇到跨文化题材的剧本“我们首先必须要学习我们要写这个对象的国家文化和历史。”

12月7日,中国电影基金会——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会主办的编剧论坛在天津召开,芦苇与荒井晴彦、弗里德里克·奥伯汀、史蒂芬·加里·布兰科三位知名编剧一起,就“电影编剧跨国合作的可能性”进行谈论。这也是芦苇第二次参加这个活动。

Akira Kurosawa / くろさわ あきら

针对跨文化改编的难度这个问题,芦苇举《霸王别姬》说,他回忆起这部佳作在戛纳电影节第一次公映的时候,鼓掌声长达十分钟。芦苇感叹:“有的人以拿中国的区域文化或者拿一个全世界各地的区域文化来作为借口,我觉得这是对电影的特性和特点不够自信的缘故。其实真正好的电影,全世界都可以看懂。”

“我和吴天明是特别好的朋友,由他的名义举办的活动,我参加是义不容辞的,于公于私我都应该全力以赴。”

性别:

据悉,第二届青年编剧高级研习班是由中国电影基金会——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携手天津滨海高新区管理委员会、中国影视产业基地主办,北京银梦影视文化艺术公司、深圳市新格局投资有限公司、天津星梦传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天津高新区承办。

吴天明导演是芦苇的“老大哥”,在他还没有决定做编剧的时候,吴天明曾给了他五百块说,“小伙儿!干去!”三个月之后芦苇给了吴天明两个剧本,一个是《黄河人》,一个是《上起高山望平川》。

图片 9

民族:

他永远不会忘记吴天明的知遇之恩,这位导演在八九十年代扶持了很多导演和编剧,而芦苇后来也参加过好多次青年编剧大师班,青年影展评选的活动,但与吴天明不同的是,他至今也没有看到令他满意的作品。

大和

他担任过几次西宁First影展的评委,但对故事片的质量却非常失望,“第五代导演在他们这个年龄,比他们成熟的多,三十多岁他们已经拍出《黄土地》了,今天的导演你能拍出来吗?”

身高:

“我看他们这一代导演的作品总有一种感觉:怎么还没长大?怎么还没到断奶期?独生子女这一代有一个普遍的情绪:自恋。没有办法,你不自恋,你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疼恋你。”

181cm

图片 10

生日:

或许是对于自身过多的关注,当代中国电影很难再出现《活着》、《霸王别姬》这类反映大时代的电影,而芦苇的大多数作品都是以小人物入手谈一辈人的命运纠葛。其文化视角的宏大和对人细微的观察至今很少有中国编剧做到。

1910-03-23

而当下的青年创作者无论关注怎样的话题,最终都会落脚到自己身上,就像那位在论坛上的提问者一样。

体重:

与时代有距离的人?

生肖:

而当时和芦苇在一起的第五代,如今也难寻从前的身影。

“现在很难再遇到像《霸王别姬》那样优秀和周全的团体了,很难。《霸王别姬》方方面面都很到位,从导演,到编剧,到和主创人员的合作。”

国籍:

图片 11

日本

张艺谋转向商业,陈凯歌换了风格,还有的人后来再也没有拍过电影,只有极少数的人还留在西安电影制片厂,芦苇是其中一个。

星座:

1976年芦苇来到西安,那时文革还没有结束,电影制片厂也只能放映“八板三战”,他在电影制片厂担任美工,成为编剧是一次偶然的激将法,1987年,导演周晓文在拍摄他的第一部电影《他们正年轻》时,芦苇看到了剧本,他觉得写的实在烂,导演说那你写!

白羊座

芦苇就上手改了,心想我写不过好的,还写不过烂的?没想到这一写,就是三十年。这期间他创作了家喻户晓的《霸王别姬》、《活着》等剧作,奠定了“中国第一编剧”的基础。

出生地:

图片 12

东京都荏原郡大井町1150番地

三十年过去,芦苇发现环境与之前大不相同。“我觉得创作的态度不太一样了,过去很认真,现在浮夸之风特别严重,大家都想火急火燎的在市场上捞一把,没有人真正的尊重艺术的规律,都想着怎么着能挣把钱,目的不一样。”

血型:

想当初他靠周晓文导演资助的二百块钱去齐白石老人家家里,写了自己的第一个原创电影剧本 《星塘的阿芝》。十年后,这剧本被好友刘苗苗投到了夏衍电影文学奖,结果得了个二等奖。他拿到奖金后当即买了四套《契诃夫全集》分发亲友,那个年代金钱还没有完全和艺术挂钩。

B型

2014年,他以行业分析的角度,专门去电影院看了郭敬明的《小时代》,他惊异其中的价值观混乱,对与财富、金钱生活的向往,华丽的画面让人纸醉金迷,十分低级。“我们在吃毒药的时候总是裹着糖的。”

职 业:

有人评价芦苇是与时代有距离的人,他做不来的事绝不会勉强,当初《鬼吹灯》找过他做编剧,但他说这种题材根本不擅长,“要做科幻,穿越,你得有那个才能,我觉得我毫无这方面的才能。”

导演 演员 监制 编剧 剪接

但不关注不善长的题材,什么时候也被他人定义成了一种落伍呢?

毕业院校:

为失语者发声

所属公司:

图片 13

代表作品:

“我觉得中国社会的主体,历来在中国的文化里是缺位者。比如中国人口最多的其实是中国农民,但他们在艺术作品里反映的极少,是失语者,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电影更有义务,更有必要将镜头对准他们,因为他们是我们的同类,跟我们是血肉相连的群体,他们的缺位,是中国银幕的集体失语。”

罗生门 七武士 梦 影武者 丑闻

他被评价与时代脱节,还与他关注的人群有关。他热衷的群体,是中国人口最多,与我们血肉相连的农民。

黑泽明(1910—1998),20世纪日本著名导演,被称为“电影天皇”。26岁进入电影圈,一生导演了31部电影,编写的剧本拍成了68部电影,美国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称他为“电影界的莎士比亚”。获得了30多个奖项。

从《黄河谣》到《图雅的婚事》再到未被采用的《白鹿原》,芦苇从描写西北农民豪杰,再到现代进程对农村的侵蚀,他总以一种深入的视角对这类人进行刻画。但如今在大银幕上,我们再也看不到对于这类人的描写。

主要成就

1、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

2、奥斯卡金像奖终身成就奖

3、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终身成就金狮奖

七八十年代的中国电影到达一个巅峰,而创作者和观众对于这门艺术的态度都是十分的敬重,而现在,观众的年龄从中年变成了青年,电影反映的人群反而从普罗大众到了“社会精英”,娱乐性远远高于艺术性和社会性。

星路历程

由于受到哥哥突然自杀的影响,1934年黑泽明进入PCL电影公司(东宝电影的前身)考取了助理导演,拜导演山本嘉次郎为师,学习导演和编剧。黑泽明称他为一生之中最好的老师。在老师的教导和帮助下,黑泽明得到了真正的锻炼,从第三副导演晋升为第一副导演,并能胜任B班导演。之后又以剧作家的身份发表了,《达摩寺里的德国人》,《寂静》和《雪》。得到了广泛的好评。1943年已有多年经验的资深助理导演和写了十几个剧本的知名青年剧作家黑泽明独立执导了处女作《姿三四郎》,一举成名,与《海港花盛开》的导演木下惠介同被视为日本电影的新希望。1948年,黑泽明再执导筒,执意启用三船敏郎担任《酩酊天使》的男主角,从比,黑泽明和三船敏郎开启了“黑泽明黄金时代”,成为日本最强的电影拍档。截至《红胡子》为止的17年间,由黑泽明导演、三船敏郎担纲的作品包括《罗生门》、《白痴》、《七武士》、《生之欲》、《蜘蛛巢城》、《大镖客》和《天国与地狱》等片。1950年拍摄的《罗生门》,翌年在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上获得大奖,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国语片奖。从此,黑泽明闻名于世界影坛,三船敏郎也先后以《大镖客》、《红胡子》获得威尼斯电影节男主角奖,两人也因而在日本影坛建立了“国际的黑泽,世界的三船”的称号。1960年后半年到1970年初期,是黑泽明创作的低潮期,他和三船敏郎的关系突然决裂,从此,两人不再跟对方说话,也没有再合作。1970年,他根据山本周五郎的小说《没有季节的城市》改编的电影在票房上失利,黑泽明甚至因而企图自杀。1975年他导演的日俄合资电影《德苏乌扎啦》先后得到莫斯科影展金牌奖和奥斯卡最佳外语片。1980年的《影子武士》获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1990年,这位“黑泽天皇”成为奥斯卡历史上第一个获得终身成就奖的亚洲电影人。1998年,一代大师黑泽明的逝世标志着大制片厂时代的传统电影正在渐渐地退出历史舞台,向现代电影观念靠拢,从此揭开了日本电影时代更递的一幕。

芦苇以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创作者的身份为农民抱不平,但他也非常无奈地说:“当下创作者关注什么,是教不会的。”

图片 14

但失语者不止有被中国电影无视的农民,还有编剧这个行业本身。

他认为,在一部电影当中,最重要的有三个人:制片人,导演和编剧。但由于编剧这个工种的特殊性,并不能被广大人民理解。中国电影最高奖项之一的百花奖在2010年取消了最佳编剧奖,原因是评委都是普通观众,不是专业人士,而且看不到剧本。这让芦苇觉得大为可笑。

“剧本就像一个蓝图,如果不拍的话,是没有价值的。”但谁都知道,一个建筑失去蓝图,是不可能创造成功的。

不仅如此,他本想出版《霸王别姬》的剧本,却遭到原著作者的反对,看来类似《芈月传》版权的纠纷,早在芦苇身上发生过,“版权现象有两个方面,第一个它的规则应该清楚,第二就是编剧应该养成维权的习惯。我好不容易改编一个剧本,很多学电影的人他想看这个,但看不着。每次学习班给大家发个几本看也行。我觉得不利于交流,电影编剧维权依旧是个严峻的问题。”

图片 15

他说编剧,现在是一个被损害的行业。

在2014年吴天明导演去世的时候,包括第五代导演在内的很多电影界人士前来悼念。陈凯歌说,吴天明对中国电影现状不满;田壮壮说,他像一把伞一样保护我们;张艺谋说,他毫不留情的批评过《三枪》。而芦苇说,壮志未酬。

在同时代的电影从业者中,芦苇是为数不多的还在继承吴天明衣钵的人,他为失语者发声,他的作品注重人文关怀,注重艺术规律,不轻易因商业化而妥协。或许他不高产,但每一部作品都颇具份量,这样的人在浮躁的中国电影环境下显得“特立独行”,但无论任何时候,都不应该缺少像芦苇一样具有社会责任感的电影人。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威尼斯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好电影全世界都看懂,金科娱乐购得黑泽明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