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尼拔做你的精神导师可好,可爱而又迷人的反

2019-07-30 19:17 来源:未知

为什么在影像历史中,让人心血最澎湃的往往并不是正义之士或超级英雄,而是那些优雅的嗜血狂魔?为什么在表现杀戮时,高雅的环境、优雅的服饰和言行举止、克制的神色情绪成了文明反讽的标配?想象一下在朋友圈,流露一点黄爆的言语就会让一些小伙伴不舒服的情景吧,多么可笑荒诞…

之前看过安东尼.霍普金斯的汉尼拔,确实太摄人心魄了,但正是这个老戏骨太过强大,所以,我觉得任何敢挑战这个角色的演员都值得尊敬。不过也许我是猪猡中比较笨的那一只,实在觉得这部剧有些乏味。

从自己的老blog csdn中转载

汉尼拔是第一个让我入迷的此类角色,不论是电影还是美剧塑造的这个角色都散发着教父和上帝的魅力。其实,每个人,包括精神病人都清楚文明的虚伪本质,但我们都需要它,就像上流社会享受完一顿豪华美宴后需要一条华丽的丝巾擦拭自己的嘴,汉尼拔说这就是他的世界观。《寒枝雀静》最后几幕场景中,一队殖民者用枪炮和皮鞭将黑人部落拖家带口赶进了一个大铁桶中,然后底下点上火,黑人部落就会因为炙热而集体跺起他们的脚,铁桶就会滚动旋转产生动力,而且铁桶还安装了大量扩音喇叭,将黑人部落的呐喊传遍森林旷野,最后一小撮年老的西装革履的白人端着香槟走出大楼观望着这场“表演”,给他们倒酒的侍者从梦中醒来,对他的同事说“一个人为了自己的快乐把痛苦建立在他人身上真的好吗?”多么相似的反思啊。

不太懂老外为什么这么痴迷于远古时期的残忍习俗,变态杀手和食人主题的作品真不少见。总觉得他们进化得不太完整,驯化后的食肉犬往往比善良的牛羊更守规矩,但是骨子里其实嗜血残忍,汉尼拔做的也许是很多人想做而不敢或者不能做的。中国人其实还是善良,除了少部分黄香蕉和少教养的渣渣,其他汉尼拔的粉丝更多是奔着人肉大餐的噱头,然后被刻意用高雅包裹的冷酷而震慑的。对于我来说,多少还包含了一些对迦太基末代统帅汉尼拔的一些兴趣,可能是一个巧合,历史上的古人汉尼拔也是以冷血文明,看来汉尼拔绝对不是一个好名字,而且Hannibal和carnnibal也挺像是不是?

我们是穿梭在银河的火箭队,白洞白色的明天在等着我们。

精神病是一种普遍的表征,是文明金字塔的代价和副作用。我这样描述并非有什么偏见和恶意,世界本就如此。即使是普通人,也明白我们的某种动物保护圣母情怀有着自我安慰的嫌疑,对动物受虐的同情甚至集体抗议很像一种移情和渴望受虐的投影,仿佛古老久远的集体猎杀游戏中的激情来了一次倒错,因为文明就是对嗜血欲望过程的隔离(就像你平时进餐会说,吃这道菜没问题,可千万别让我知道是啥肉或者内脏器官制作的。如果你亲自操刀杀死过或者观赏过一些流血颇多生命快结束时挣扎明显的动物并将它们做成美味的菜肴的话,就大大不同了,更不用提历史上形式丰富的死刑工具和示众场面,那简直像一出出精彩的表演剧目。),文明就是社会分工,就是法律制度,就是政治体制,就是一套社交行为规范,它们从你出生入死整个成长过程中约束着你,教化着你,文明像基因一下继承,没有家庭和社会教化,人便不可能成为人。

剧中Hannibal标志性的无所不在的古典音乐,电影汉尼拔2中的那段假歌剧杀了多少文艺青年啊!好比听着贝多芬第五交响曲狂点鼠标FPS或者山地车坠山一样,一开始惊艳,久了就做作了。不过hannibal做菜堪称艺术,肉片拼成玫瑰花绝对让人胃口大开啊,哈!但是凭常识就知道,厨子和厨房哪有那么高雅,特别是天天烧饭的话肉食动物。

火箭队作为口袋怪兽中的反派,他们的目标只是为了在社会中立足,把当坏人作为一份普通的工作。作为越挫越勇的反派底层,他们的使命就是在每一次的战斗后被我们金光闪闪的主角打飞。

文明避免流淌在体内血液中的兽性本我失控,而到处存在的犯罪就像一种疫苗,一种带有稀释毒性后的释放,那总好过又来一次规模化的世界大战来彻底释放一次人类文明的压抑吧。弗洛伊德为什么会写《文明的不满》呢?一个精神分析导师对人性的领悟和案例为什么总要出现在此类剧情中呢?一个高度克制举止文明毫无污点的人真的会被他的同伴所信任和喜爱吗?裸体需要遮羞的衣饰,社会就需要高雅文化?为什么渴望丰富的知识,高超的技能,高大上的文化?动物到人的过程多么神秘多么令人陶醉哦~

Hannibal总是吃掉一些不太好的人,编剧潜移默化观众这些人都是罪有因得,可瑕不掩瑜,纠结这些的人才是有问题的吧,一个变态真没资格当其他人的审判者,不过片中豪宅、医生、俊朗、宾利、礼貌、品味,等无处不在渲染一个外国高帅富大叔的元素,绝对是潜移默化的保障啊,看来高帅富威武无处不在。Abigail绝对腹黑,也许美帝人民觉得这个造型萌,但是我觉得她是比Lounds更加可恶的存在,皮肤身材长相都很一般,实在不适合做女主。

然而今天与同事交流无意间聊到这个男人

正能量的确存在,就像合作、奉献、牺牲精神也存在,一味表现这些是相当乏味无趣的,因为人不可能是这样的,深刻的趣味往往在于明知是一种丑陋和恶,却能够如此引人入胜。你难道没看见一位母亲完成新生命诞生的过程中流出的鲜血和惨痛的嘶喊吗?还是说,你们情愿像监狱隔离罪犯一样隔离真实的负面特质,好让人生显得容易一些呢?我宁愿先认识恶开始。最后还是推荐下《汉尼拔》这剧,太TM好看了!伟光正不和丑恶交织碰撞就成糟糕的共产主义乌托邦宣传了,人也一样,适当表现流露些傻逼性和原始性才好不忘自己的动物根源。

另外就是一个类似灵媒的毛茸茸的爱动物的Will大叔,每一集就是他发疯臆想,一集一集的被Hannibal搞得越来越崩溃,拜托,这片子抖包袱太早了,难道Will猜不到凶手吗?很多段子其实破绽

图片 1

血鹰的噱头,恶灵骑士的造型,哎,就不说什么好了。

加里·奥德曼,

总之,开头几集的新鲜感过后,真是感觉越来越乏味和莫名其妙,也许是我的层次不够,看不懂吧。

一个迷人的反派,恶行基本上不记得了,只记得他带着耳机听着贝多芬的邪恶的样子。

看有的兄弟说Hannibal认可Will和Abigail是同类,所以......,什么Hannibal吃人的原因是......,我觉得吧,真正理解变态,也就和变态相差不远了。我觉得对于刑侦,排查永远是最靠谱的,痕迹才是最有技术含量的,心理学,呵呵,也许有用吧。同样引用电影汉尼拔2里黑人看守开头讲的一句话“我不认为心理学是科学”。

leo,成就了天赋异禀的萝莉,成就了笨拙的大叔leo,同时也成就了坏坏的警察叔叔。

总之,不管Hannibal这种变态多么高帅富和风雅,碰到了绝对要像对付蟑螂一样,他不过是猪猡中吃饱了感到无聊的一只,自我感觉良好,而我是辛苦谋食,但更有自知之明的一只。

但是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明明是坏人,为什么却那么迷人呢。在我的理解中,恶有2种。

看Will的不幸,深刻体会生病了就要治疗和休息,不要管工作,这绝对是金科玉律。

一种是由于自我保护而形成的自我价值观,这种恶是为了保护自己,不单单是保护自己的肉体,利益不受侵蚀;更重要的是保护自己已经建立的价值观不会崩塌。然而这种恶是有弱点的,坚信的东西一旦被动摇,则整个人都为止萎缩,从而被击溃。

我更喜欢Jack,片中少数的正常好人,可惜,估计此片的影迷大多不喜欢他。

另一种恶,是天生的恶。这种恶浑然天成,从生下来便带有,之于《蝙蝠侠》中的小丑,热爱混沌,考验人性,撕开伪善的表皮。之于汉尼拔,烹人肉之前,还会按摩以提升品质和口感,之于《hunterXhunter》中的西索,嗜血如命,玩弄对手。之《香水》中的格雷诺耶,为取人体香不惜杀人。他们的价值观异于大多数人,行为动机亦是由价值观而驱动。大多数人嗤之以鼻的事情,在他们看来稀松平常。

换一个角度来看,为什么这些角色,邪恶却又让我们着迷呢。

《三字经》中的第一句,人之初性本善。

他们的恶,是对人至善的挑战,若我伪善,则会被打的体无完肤,若我真善,则可脱身于困境之中。这是一种最为鲜明的粉碎伪善的手段,同时,他也证明了真善的存在和稀少。

《荀子》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

人之初,性始于恶,经过不断的教化,最终归于善。那么这些恶人,可能生命中未曾拥有过教化,亦有可能经过教化

却又不以为然。他们的恶,是出于对人类本能欲望的满足。

我们之所以爱他们,是因为我们内心也存在着恶的一面,我们之所以爱他们,是因为他们恶的比我们优美,比我们有腔调,不拖泥带水。

致我们生命中的那些恶。

图片 2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威尼斯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汉尼拔做你的精神导师可好,可爱而又迷人的反